第二卷 第十二章 螭翼

作品:《星峰传说

“想逃?”螭翼飞鹰尖笑着,翅膀猛的一扇,便出现再了张星峰他们几人的前面,立即收了动物的形态,改为人形。

张星峰他们所有人都停下了,笑话,螭翼飞鹰都出现再你面前了,你还想逃?即使要逃,也要又那个实力啊!

张星峰暗狠,他原本想要瞬移的,可是这兽谷的压力也实在大了点,张星峰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瞬移!要知道九天玄仙再这根本连飞都是奢望,张星峰还想瞬移?

“你们几个家伙知道为何我螭翼要找你们吗?”螭翼冷冷的说道。

张星峰他们几人忽然相互看了看,脸上都有了笑容,既然没有机会逃,为何还要逃,就是拼命也要将这头螭翼飞鹰给拖下去!

“我螭翼好歹也是兽谷中的一个强者,成婴期的小辈们可都是知道我螭翼的大名的,而你们几个小辈却为何如此的对付我的手下,如此的不给我面子,难道你们几个小家伙认为我的功力不足以对付你们吗?或者说,你们认为我螭翼好欺负吗?”螭翼脸上怒气开始上升,一副好杀人的模样。

而张星峰心中却是一喜,立即道:“螭翼前辈如此说,晚辈几人倒是不知道前辈说的是什么,心中迷糊了,似乎我们几个兄弟没有得罪前辈!”

张星峰已经看出了,这个螭翼似乎很爱面子,连对付人都要说出一大堆废话。

螭翼一听,便很是肯定地说道:“你们肯定是得罪我螭翼,我问你们,你们这段时间是不是杀了几只飞禽,达到成婴期的飞禽?”

张星峰立即高声说道:“冤枉,冤枉,天大的冤枉,螭翼前辈,你说的是成婴期的高手吗?”张星峰着重说明成婴期三个字!

螭翼一副骄傲的模样,高昂着头颅道:“当然,我螭翼的手下最低也是成婴期!”

张星峰立即似乎显得极为的冤枉,道:“前辈,前辈,我希望你仔细看看我们几人的功力才又多高!”张星峰显得极为地不甘。

螭翼一皱眉头,他只听到手下关于张星峰几人模样的描述,所以一看到张星峰几人,便立即追了过来,却是没有观察张星峰他们的功力,因为在他眼里,他的手下是不可能背叛他,甚至不可能欺骗他的!

不过螭翼还是用自己的神识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忽然螭翼楞住了,呆住了,因为他发现,眼前的五个小鬼都只是化形期的功力!化形期和成婴期可是相差整整一个等级,五个化形期的小鬼怎么可能杀了那么多的成婴期高手!

张星峰则是心中暗笑,他的无极之力是和兽元力一个档次的,因为兽元力比较混杂,几乎每一个不同种类的兽族,就有不同的兽元力,兽族高手检查对方是不是自己兽族,只要看对方的能量是不是和兽元力一个等级即可。

所以张星峰也被他认为是化形期的,其实张星峰的实力当然不能如此计算,张星峰强大的不是无极之力,而是他强悍的身体,燃烧一切的天火,千变万化的神器,还有那射日神弓!强大无比的射日神弓的威力张星峰很是清楚,当日和阗难撕杀的时候,张星峰用出了第六箭,那蓝色的炫疾天火仙器是一挡就被毁坏,也只有不死金身才能抵挡炫疾天火!

当日如果阗难没有紫薇大帝留下的三张最珍贵的保命符,当时就被张星峰的炫疾天火给烧的灰飞烟灭了。

而小龙拥有着神器阴阳山,焱豹三兄弟都有着焱阳刺,他们五人的实力怎么可能用体内的力量来计算呢?

不过螭翼能够想象眼前的五个人都有着强大无比的武器吗?对兽族来说,武器也格外遥远了!神器简直就是传说了!螭翼能够想象前面几个人有神器,而且还有顶级神器吗?如果螭翼知道的话,他可能会直接杀人夺宝吧!

不过他不知道!

所以,螭翼他的决定却是

螭翼对着张星峰他们几人冷酷地说道:“哼,五个才化形期的小鬼,看你们也没那个实力对付我的那几个手下,算了,你们走吧!”

“谢谢前辈明察秋毫,晚辈们感激不尽!”张星峰临走也要说个场面话,他们几人轻松地走了过去,当然张星峰不是笨蛋,他是不可能做贼心虚般地逃的,只有当成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轻松地离开了。

而此时的螭翼却是心中恼火:“那几个家伙竟然敢骗我,竟然敢骗我!”身形一闪,便已经不见。

而张星峰他们几人却是像劫后余生一样,几人都是一阵后怕,刚才再螭翼的气势下,几人都感到自己的力量运转又点呆滞了,那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又句话说的好!是祸躲不过!

张星峰他们逃过这一劫,几天后,却是继续在兽谷之中行走,杀一些化形期,成婴期的兽族。多得一些元石。

在一片树林深处!

小龙得意地猛地砸下阴阳山,吼道:“你这个家伙,给本长老去死!”小龙的阴阳山连续两下狠狠地砸在一个大汉的身上。

焱豹三兄弟也是微微一笑,三人身行连闪,那焱阳刺不断地在那大汉身上闪烁,最让大汉郁闷的是,那沉重的阴阳山一下下砸来,让他根本就无法反抗,那焱阳刺更是让他无法抵御,阴阳山特有的锁定,更是把他给逼再那,无法移动,成为几人的活把子!

焱豹老三焱火猛然吼道:“兄弟们,看看我的这一招!给我穿!”焱火是打地爽起来了,竟然像扔标枪一样,将手上的焱阳刺给扔了出去!

“嘶~~~”

那大汉终于无奈地倒再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的元婴已经完全被射穿了!只在天灵留下一触目惊心地洞!

“哈哈哈,我的这一招不错吧!哈哈哈哈”焱火得意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们五个小鬼,哈哈哈。原来你们几个是有神器,怪不得杀了我那么多手下,还骗了我螭翼大人,这次我不杀了你们,我螭翼以后还怎么混!哈哈哈~~~~”螭翼忽然出现再了几人的面前。

螭翼眼中射出炽热的光芒,他现在都快激动地死了,他刚才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神器啊!

即使是张星峰他们没有得罪他,他也要杀了张星峰他们几人,只为那神器,不过螭翼却是好面子的。即使要杀张星峰他们,螭翼也是要找个借口的!

“你们五个家伙,上次竟然骗我,今天我看到了你们如此轻易的杀了一个成婴期的高手,今天你们还又什么话好说!”螭翼显得自己是因为被欺骗所以才生气的模样。

不过张星峰却是一眼就看出了螭翼的性格,知道螭翼是根本不可能再放过自己等人,现在只不过是在废话而已。

张星峰心意一动,柔金已经开始再张星峰体内变化,慢慢地在张星峰的的表皮层显现,张星峰体内的无极之力立即开始汹涌澎湃起来!

“既然你们五个小家伙如此的过分,那杀了你们五个小家伙,那就是应该的,也就不能怪我了!”既然借口已经说出来了,他螭翼也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身形一动,张星峰几人甚至都没有看到螭翼的移动轨迹。

张星峰眼睛微微一眯,猛的暴喝一声:“螭翼受死!”

螭翼一听,心中一阵恼怒,一个才化形期的家伙竟然如此对他大呼小叫,这还了得!螭翼攻击目标立即转变,直接冲向张星峰。

张星峰手上的柔金已经完全化为钻锥手套,无极之力更是在其中汹涌澎湃,张星峰精神高度集中,那强大的神识立即发现了螭翼的身影,张星峰猛地一个跨步,右脚狠狠地一个旋踢,直接朝螭翼砸去!

螭翼心中一惊,不过瞬间却是轻蔑一笑,一个化形期的小家伙即使攻击又如何伤得了他!螭翼双手一动,金色的螭翼鹰爪就出现了,螭翼鹰爪发出金色的光芒,直接穿向张星峰。

“轰!”

张星峰身体一震,旋即便被强大的兽元力给攻击到一旁,不过体表的柔金形成的保护层完全抵御住了攻击。

螭翼难以相信地看着张星峰,他刚才的那一爪竟然失败了,他此时都感到鹰爪的震撼,刚才张星峰的那一脚真的如此容易接吗?

张星峰可是再脚上同时形成了一个战靴,战靴的前端和手套一样,也又着钻锥!张星峰的那一脚之强,又是如何能够轻易抵挡呢?

“好,好,好样的,不过,从现在起,你就没有机会了,小子,给我去死吧!”螭翼寒声说道,同时身形前倾,瞬间爆发而出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根根成长着几十万年,几百万的大树被张星峰撞倒,张星峰狠狠地被砸到百米之外,而这百米内的无数大树给却是全被撞倒了!

张星峰感到体内热血一阵汹涌,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口鲜血,兽谷中的大树怎么可能是平常的大树,这些树都是受着强大的引力生长,本身的密度之强,更是达到惊人的境界!

张星峰撞到如此多树,不受伤才怪!

张星峰忽然笑了,得意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甚至连几里之外都可以清晰地听到。

螭翼停了下来,看着张星峰,冷酷地说道:“你笑什么,难道死道临头,还是如此得意?”

张星峰微笑着站了起来,似乎刚才地重击对他没有一点影响,道:“恩。我是在笑,我在笑你一个炼体期的高手对付我们这些只有化形期地晚辈,却是只用速度取胜,实在是。啧啧~~~~~~~~~”

螭翼心中一楞,看着张星峰,心中暗想:“也对,我螭翼好歹也是一绝顶高手,单单靠速度对付他,实在是没有高手风范,哼,就是靠真正的力量,他们几个笑家伙又如何是我的对手!”

而此时小龙他们几人却是红着眼睛,一个个都准备好攻击了,刚才螭翼和张星峰交手,他们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螭翼地速度实在太快了,第二次攻击,张星峰甚至没有看清楚,就被给打了出去!砸到百米之外!

张星峰立即传音给几人道:“你们几个给我别出手,现在不是你们出手地时候!”张星峰地话一出,小龙他们几人不禁心中一阵无奈,螭翼地攻击怎么可能是他们所能挡地住呢?不过旋即,几人便是一阵愤怒,愤怒螭翼,愤怒他们自己没有实力

张星峰立即又传音道:“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准备好了,到时候要你们出手,一个个可都别不行!”小龙几人一听,立即兴奋地动用着体内地力量,将自己地状态调整道最好,随时准备可以出手!

而张星峰脸却依旧是朝着螭翼,微笑着道:“螭翼大人,如果真地用速度取胜,晚辈也是没有办法,虽然用不用速度,螭翼大人取胜都是简单之极,不过,如果前辈依旧用速度,唉~~~~~”张星峰似乎很是无奈地长叹一声,似乎在为自己地命运无奈,也似乎是在螭翼地名誉感到无奈!

“好,我就不用速度,你小子给我看着,吃我一爪!”螭翼身上气势陡然大增,比之张星峰浑厚百倍地力量让那螭翼鹰爪显得极为恐怖!

张星峰却是忽然阴冷地一笑,体内无极之力按照特定地轨迹运动,忽然,螭翼地周围出现了八个张星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