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武破虚空!

作品:《大主宰

落日的余晖下,一个不是很大的村子里,村民们不断的忙碌着,不过却有二个不和谐的身影在快速的向村外奔去,虽说是奔,但是在别人的眼中和步行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二道身影,速度无比之快,犹如闪电一样,快速的向这村外百里之处的一座高山奔去。其实细看这二道身影,却是一大一小,其中小的根本就没有动,完全是由大的带着奔跑的。

两人似乎是父子两,不过因为什么事情那个如此的匆忙,就不得而知了。

天山,不是什么绵延万里的大山,只是一座不到千米的小山而已,不过这天山却以寒冷而出名,在山脚之下,温度就已经低的让人受不了了,越往上温度越低,山顶的温度更是达到了零下百度!

可是就是这样的高山之上,如此低温,却有二个身影稳稳的站在寒风之中,一大一小,正是刚刚奔跑的那对父子。

二人皆是一身白衣,而且是夏天的那种比较单薄的衣裳,长发飘飘,父亲一脸严肃,似乎将要面临什么大敌一样,儿子却一脸的兴奋,截然不同的气氛,出现在二人的脸上,但却没有一丝的奇怪与矛盾。

寒风如剑,冰雪狂飞,“呼呼呼……”巨大的风声伴随这二人衣服的猎猎声,使原本安静的整个山顶,显得无比的吵闹。

“爸爸你是大主宰者吗?”白问天一脸兴奋的问道,似乎为他的父亲能达到如此境界而开心。

“呵呵,爸爸不是。”青年男子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似乎对于自己不是大主宰者,根本不在乎一样,青年男子无比慈祥的抚摸了下小男孩问天的头发,仅有的笑容也一闪而逝,似乎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小男孩有些失望,但是转瞬消逝,他对自己父亲充满了信心,小男孩坚信,自己的父亲是无敌的,就算不是大主宰者也没有关系,他依然是无敌的!

“我即将走了,记住我昨天和你说的,还有要照顾好你自己!”青年男子一脸的不舍,似乎将要离开小男孩而去。

晴朗的天空,似乎将要消失,不断的有片片乌云,从远处飘荡而来,似乎在压制什么一样,青年男子的脸上也渐渐露出了一丝压抑。

“爸爸我们还能见面吗?”小男孩并没有一丝的慌张,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将要离开自己,但是小男孩却没有不开心,自己无敌的父亲将要到另外的世界去修炼,自己也会加油的,争取早点和自己的父亲见面。

“能!等你的实力足够了,爸爸在另一界等你。”青年男子似乎对于自己的儿子也充满了信心,很是果断的给了自己儿子一个肯定的答案。

小男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睛里的泪水,和藏着的不舍,却瞒不过他自己的父亲的,不过青年男子看在眼里,嘴上却也没有说什么,有些时候的男人是不需要说话的。

“退后!”青年男子大喝一声,抬头看了看瞒是乌云的天空,似乎不放心,又挥手在小男孩身边挥了下,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天劫即将来临,说实话,自从那场大战之后,天劫对于现代的人了来说根本就是一种奢侈,也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今天终于又有人度劫了。

强烈的金光,犹如夏日的阳光一样,充满了温暖,小男孩稳稳的站立着,双眼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父亲。

离这里千万里的一处地方,“没想到终于诱人度劫了,难道他已经超越了主宰者了吗?”一道声音似乎充满了无奈了钦佩。

同样发出感慨的还有其他几个星球的几个地方,不过几乎同时几道强大的神识,就定格在了青年男子的身上,青年男子也不在意,毕竟天劫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在人世间了,自己能帮助他们一下,以后也许问天遇到他们还可以获得些帮助也说不定。

“啊——”青年男子疯狂的大吼着,犹如被关押了万年的洪荒古兽,他再也不想压抑了,强烈的气势,轰然爆发,山巅之上的皑皑白雪,快速的消融着。

高空的乌云,不断的以高速凝聚,整个天山之巅犹如世界末日一样,手指粗细的闪电,不停的在高空划过。

青年男子大喝一声,纵身飞起,整个人身上金光大作,犹如万丈大佛一样,在高空显得*而又神圣无比。

手指粗细的闪电,似乎寻找到了目标一样,疯狂的向着散发这金光的青年男子飙射而去,“哧啦……”几乎在同时,无数道闪电击打在青年男子的身体之上,可是青年男子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一样,右拳紧握,金光大作,突出的指骨上,几道强悍的金色电流快速的划过。

男子轻轻的对着虚空,然后在漫天的闪电之下,向这高空挥拳。

拳头似乎速度无比的慢,但是漫天的拳影却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慢和快的视觉冲击,金色的拳头,猛然放大,然后极速的在高空划过一道拳影。

小男孩看着拳影不断的放大,放大,但是速度却依然不减,那高空落下的闪电,不管对青年还是对拳影,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影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强悍的拳影,也不知道有多大了,但是那一望无际的金色,足以说明拳头之大,可是如此巨大的拳影,却在高空又不断的缩小,再缩小。

“轰……”恢复正常大小的拳头,好像击打在了实处,犹如闷雷般的响声,在高空不断的传向整个世界。

大地震颤,巨大的冲击波,从拳影和天际的交汇处,不断的向着四周散去,天山最为接近,巨大的冲击波,几乎是瞬间就已经来到了小男孩的面前,可是小男孩一动不动,似乎吓傻了一样。

千米天山,不断崩碎,在冲击波到来之际,小男孩身上的金光,猛然亮起,强悍的冲击波根本就不能将小男孩移动分毫,小男孩就这样静静的虚立在金光之中,犹如悬浮砸高空的小金人一样,绚丽无比。

“轰隆隆……”响声不断,整个世界犹如末日一般,拇指粗细的闪电也是疯狂了般的砸下,巨大的天际,似乎被年轻人的拳影给砸破了一样,竟然“咔咔”的响着。

强烈的风暴,巨大的陨石,狂暴的闪电,整个天际混乱无比!

青年男子回头张望了下小男孩,“好生照顾自己,我等你!”

青年话音未落,整个天际的混乱完全消失不见,高中一处黑色的漩涡,像是一个巨大的门户一样,不停的旋转着,散发这无限的诱惑,小男孩觉得自己都想跳进去了,可是他明白没有那个实力根本,连空间壁垒的门户都找不到,更不要说打破这空间壁垒,从而显出这个空间之门了。

此刻的青年男子与黑漆漆的门户截然相反,整个人散发这无限的神圣之光,犹如得道的神仙一样,缓缓的向这高空飞去。

黑色的门户不断的向下撒着七彩的雨露,七彩的光芒似乎充满了整个世界,但是这些雨露似乎长了眼睛一样,全部抛洒在青年男子的身体之上,不过,没人注意的是,青年男子的手中,正在慢慢的凝聚着这些可以改造身体的雨露。

虽然自己的父亲一直教导自己男儿有泪不轻谈,可是小男孩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因为小男孩知道自己下一刻将会与自己的父亲分离。

“再帮你一次吧。”青年男子回头,将收集到的七彩雨露,全部向这小男孩抛洒而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空间门户,跳了进去。

整个黑漆漆的门户,轰然关闭,整个世界都恢复了平静,好像刚刚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可是这只剩下不到五百米的天山,却是很清楚的告诉别人这里发生事情绝对是真实的,不过没有人看到而已。

“啊——”问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狂的叫了起来,泪水也在这疯狂叫声中,不断的抛洒而下。

“父亲,父亲……”问天呼唤了几声,突然,整个身体爆发出无璀璨的七彩光芒,然后就是无限的痛楚,七彩雨露所化的强大能量根本就不能帮助问天,帮助问父亲改造身体的能量,对于问天来说实在是太强大了,几乎是一瞬间问天就昏迷了过去。

不过那道金光,像是有意识一样,带着昏迷过去的问天,缓缓的将问天向着小村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