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 玫玫再现

作品:《身体交换游戏

夏煜还准备问,孔晗月已经挂掉了电话,上了飞机。

接完又雪,夏煜立即开往了机场,过去接她。

机场距离又雪的学校有些远,加上路上堵车,夏煜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到了那里。

又在大厅等了半个多小时,喝了一瓶水,夏煜见到了出来的孔晗月。

举起手,夏煜示意着孔晗月,孔晗月很快来到了他和又雪的身边。

“我来啦。”孔晗月左手挎着夏煜,右手挎着又雪,高高兴兴的说。

夏煜帮她推着行李箱,又雪帮她拿着背包,三人一起向着停车场走去。

夏煜感觉,自己和又雪不是过来接母亲的,而是过来接女儿的。

“怎么突然过来?”夏煜问。

“为了防止你们撒谎稳住我,然后趁机跑路!”孔晗月回答。

用手里的矿泉水瓶敲了一下孔晗月的脑袋,夏煜教训她说:“想要早点过来就直接说,别找这些理由。”

“你居然知道了,就不要问我啊!”孔晗月气愤的松开了夏煜的手臂,单独挎着又雪。

没有和她计较,夏煜来到车前,打开了车门。

“这个车不错。”上车的孔晗月,一边四下打量着,一边点头。

从后视镜瞥了眼孔晗月,夏煜叹了口气。

他本以为孔晗月这些年长进了,现在看来还是和之前一样。

正常人见到一辆车,首先好奇的,是这辆车是什么牌子,价值多少,而不是看内饰和空间。

这样也好,要是变成了那种庸俗的普通人,倒是一点儿意思也没有了。

虽然夏煜自己就是一个庸俗的普通人,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他不喜欢自己这种人。

发动引擎,夏煜慢慢起步,将车驶入了大道。

路上,孔晗月没有打扰开车的夏煜,而是和又雪一起,商讨着旅游的计划。

因为两人都没有去过26区,知道的有限,很快话题就陷入了僵局。

两人适时转移了话题,聊到了泳衣上。

她们深入浅出的讨论,让夏煜有些不自在。

好在因为缺少样本,泳衣也很快讨论完毕,两人的话题终于正常起来,开始聊吃的喝的,穿的用的。

一个妈妈在这种东西上,和女儿聊得这么投入已经让夏煜有些惊讶,过了一会儿孔晗月和又雪又聊起电视剧歌曲的时候,夏煜更加惊讶了。

吃喝衣服方面,还能说审美的一致性,但电视剧和歌曲,还是得有着代沟的吧?

要不是知道后面是孔晗月,夏煜就要以为又雪是在和同龄的朋友一起闲聊。

不愧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母亲之一。

到了别墅,夏煜将车停在了后面的车库里,三人下了车。

进入家里,孔晗月将自己的行李箱和背包给了夏煜,然后窜进了又雪的房间里。

两人趴在床上,用笔记本查询着26区的照片,叽叽喳喳的幻想着到了那边的事情。

“给我倒杯茶。”孔晗月不忘使用夏煜。

倒了三杯孔晗月最不喜欢的柠檬饮料,夏煜来到了又雪的房间。

将杯子分给两人,夏煜喝了一口饮料,看向又雪的笔记本。笔记本上,是一张高空航拍的城市风景,将一大半的城市都拍了进去。

“这里就是海明市,怎么样。”孔晗月问着夏煜的看法。

夏煜先整体瞥了眼,城市里的高楼并不多,都集中在邻近的几个街道,大部分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五六层小楼。

这实在称不上先进,不过,他们这次的目的也不是去感受科技,而是去沙滩玩。

“还行吧。”夏煜回答。

“这个居然还行的吗?”孔晗月不能理解。

“这是26区啊,在那里海明市已经很棒了。”又雪解释说。

孔晗月还是有些失望,她低头喝了一口饮料,眉头猛地皱紧。

“这是柠檬味的!”抬起头,孔晗月就要去找夏煜算账,但夏煜早就走出了房间。

回到自己的卧室,夏煜搜了搜海明市的沙滩,那金黄色的沙滩,和干净的海水,十分美丽。

说起来,他还没有去过海边,不知道踩上沙滩,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

……

松软,温暖,还有点痒。

这是竺玫踩在沙滩上的感觉。

她用手提着自己的鞋,赤脚走在沙滩的边缘,看着海边那些嬉闹的游客们。

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竺玫都会过来这里走一走,在那些欢快游客们的感染下,心情很快就会好起来。

驻足原地,竺玫眺望着沙滩上渐渐西下的太阳,心中想着事情。

她来到海明市,已经一个月了。

本来,她从232区逃离后,随着旧部下进入的,是另一个城市,不过伪政府很快就找到了她的踪迹,她不得不放弃了家族经营的那个据点,过来了海明市。

海明市是26区最繁华的地方,也是26区的面子,在这里,232区的伪政府没有办法猖狂。

要是早点儿到这里来的话……

竺玫咬住了嘴唇,她握住了胸前的项链。

那是一个系着绳子的银质小瓶子,瓶子里装的是棕熊的少许骨灰。

要是早点而到这里来的话,熊熊一定就不用死了。

在她悲伤着的时候,三个染着金发的青年,向着她走来。

在沙滩上,有着许多这种喜欢搭讪的男人,专挑落单的女性下手。竺玫虽然戴着口罩,但这三个年轻是只要有洞都行的类型。

他们距离竺玫越来越近,竺玫已经可以见到他们毫不掩饰的笑容,但竺玫并不慌张。

在三个青年接近竺玫十米范围的时候,从一边走来了两个一米八的壮汉,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三个青年识趣的转身离开。

“玫玫。”里花来到了竺玫的身边。

“走吧,阿花。”将鞋子穿上,竺玫带着三人一起向着住处走去。

里花走在竺玫的前面,两个一米八的壮汉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的里花的背影,竺玫又不禁想起了阿伟,阿伟没有能够成功逃脱,死在了树林里,只有阿花成功逃了出来,听阿花说,那些近卫队士兵们,也都死了。

即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竺玫还是有些无法接受,那些鲜活的,强大的战士,就那么轻易的,倒在了那片树林里。

强如击败三虎联手的熊熊,也没有能够走得出去。

真是太脆弱了。

她的手机突然响起。

按下接听键,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消息,竺玫皱起了眉头。

挂掉电话,她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了一栋高楼住宅的下面,其中有两层是她们的住处。

不是她们买不起别墅,虽然海明市的房价很高,但掌握着皇室区外资产的竺玫,还卖得起。之所以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暂居的外区人多,232区的伪政府不敢在这里闹出大动静。

来到三楼,竺玫见到了前王室管家。

“五殿下又去假货街了。”管家着急的对竺玫说。

“阿花,你带着人去找他。”竺玫对里花说。

“是。”里花带着五个壮汉,走出了门。

假货街得名于一条街的假货,这条街也是海明市地下团伙的盘踞地。

“三殿下。”管家又来到了竺玫的面前,为难的说,“你给我的银行卡,也被五殿下拿走了。”

“我不是让你不要给他的吗!”就是竺玫,也不禁有些上火。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王室虽然在外面有着一笔不小的资产,但也禁不住这样无限制的使用。

管家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没有说话。竺玫也没有办法去指责管家,现在王室就剩下了她和那个弟弟,她是女儿身,弟弟虽然不成器但好歹是个男人,所有的人,都隐隐以弟弟为首。

在这件事情上,一直跟着她的里花也没有办法,就是阿伟还在,也无济于事。

“以后他要钱让他来找我。”竺玫对管家说。

解决了事情,竺玫离开三楼,来到二十三楼自己的房间。立在窗边,她看着下面的景色,伸手握住了胸前的银色小瓶。

这段日子,她无比怀恋之前在森林里的生活,想念趴在棕熊的身上,到处逛的日子。

她也想过逃离这份纷争,但是她根本不知道离开之后,能够往哪里去。

离开床边,竺玫躺在了床上,抱住了一边的玩具熊。

……

……

去往26区的飞机,是在下午起飞,早上,一行人先聚在了安思瑶家。

夏煜、又雪、安思瑶、刘蔓蔓、孔晗月,还有随行的两个保镖,一共六个人。

两个女保镖在楼下的休息室休息,夏煜五人在楼上的客厅玩着。

孔晗月坐在夏煜的对面,看看他,又看看他身边的安思瑶,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因为有着她这么一个长辈,现场的气氛有些凝重,和孔晗月一样跳脱的刘蔓蔓,也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维持着自己古筝美少女的人设。

五分钟后,孔晗月坐在了夏煜身边,问:“你是怎么把安思瑶骗到手的?”

她虽然降低了声音,但安思瑶就在夏煜的身边,还是听到了这句话。

在夏煜思考如何回答的时候,安思瑶首先开口了。

“是我骗的。”少女忐忑的说。

孔晗月:“???”

夏煜:“???”

我什么时候被你骗了?不是我骗你的吗?夏煜沉思着。

片刻后,夏煜反应过来,安思瑶似乎的确总是以为是她在包养夏煜,既然是包养,当然是金主下的手。

你以为是你白嫖了别人,可别人也以为是她白嫖了你。

不知道情况的孔晗月,还真以为是安思瑶勾搭了夏煜,她兴奋将夏煜从沙发上拉起来,自己坐在了安思瑶的旁边,问着情况。

面对她的热情,安思瑶先是不知所措了一会儿,然后安心下来。

看着孔晗月的样子,不像是要怪她。

在孔晗月的追问下,她开始说起自己“骗”夏煜的事情。

刘蔓蔓和又雪也好奇的凑到了旁边,偷听着,她们也十分好奇两人是个什么情况。

又雪感觉,安思瑶就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没有一点儿预兆,联想哥哥的超能力,她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有了猜测之后反而更加好奇了。

刘蔓蔓也和又雪一样,感觉夏煜和安思瑶之间的事情太过突然,明明暑假一起去第二区演出的时候,安思瑶还一副谁也不理的样子。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在哪认识的?”孔晗月首先问。

安思瑶虽然纯洁,但并不是一个傻子,她知道不能说身体的事情,于是将前面砍去,以两人的第一次现实见面做了开始。

“是参加一个音乐演出的时候。”安思瑶说。

孔晗月点了点头,相遇总是比较普通。

“然后呢,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她问出了最令人关心的问题。

孔晗月想要问的,是两人的心怎么拉近的,但没有听懂的安思瑶,理解成了字面的意思。

她回想着自己和夏煜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很快就得出了答案:“是开学的时候,在小卖部。”

“具体呢?具体呢?”孔晗月的眼中,已经满是八卦的光芒。

安思瑶在脑中回放了一下当时的场景,按照事情发展的顺序说:“我站在超市的后面,有几个人就围了过来,然后夏煜出现,帮我赶跑了他们。”

夏煜回想了一下,确有此事。这个理由用来堵住孔晗月三人的好奇心,应该已经够了。端起桌上的椰子汁,他喝着。

孔晗月三人虽然已经满足,但还是有些失望,这种救美剧情在影视剧里已经烂大街了。

“再然后……”安思瑶接着说。

还没完?孔晗月三人又打起了精神。

安思瑶说出了最后的话:“我就把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给了夏煜,夏煜收下后,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咳咳咳!”喝着椰汁的夏煜,被呛了一口,剧烈咳嗽着。

就是平时最关心夏煜的又雪,都没有去管他,三人都被安思瑶抛出来的信息给震撼了。只有安思瑶来到夏煜的身边,学着电视里的场景,给他拍着后背。

孔晗月三人先看向了安思瑶:为什么你掏钱掏的这么熟练啊!

随后,她们又看向夏煜:为什么你收钱收的这么熟练啊!

孔晗月拍了拍夏煜的肩膀:“钱才是最重要的,妈妈理解你。”

张了张口,夏煜放弃了解释,就这样好了。

经过这个事情后,孔晗月和三人的关系亲近起来,她们一起玩着游戏。

到了中午,吃完午饭,一行人一起来到机场,登上了前往26区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