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 必要的沙滩剧情企划

作品:《身体交换游戏

一阵黑暗之后,夏煜见到的,是一把美工刀。

刀正握在温紫莹的手上,冰冷的刀面印着温紫莹的脸。

夏煜的心中先是一惊,然后发现温紫莹的另一只手上,还抓着一本未拆封的书,松了口气。

他用美工刀划破了书的塑料封皮,取出了书。

这是温紫莹的新书,书名是“迷途竹林”,讲的就是之前温紫莹和夏煜说的,一行人抄近路来到一片竹林的故事。

“这是样书,还没有真正发行。”温紫莹和夏煜说。

夏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打开书看了起来。

他之前看了温紫莹的第一稿,但没有看全。

比起第一稿,成书的惊悚场面更多了,竹林里的怪物,也变成了五个主角内心创伤所化的魔物,有了一些揭露人心阴暗的效果。

没有变化的是结尾,两对情侣都迷失在了里面,只有单身的那个男人逃了出来。

花了三个小时看完,夏煜舒了口气。

“感觉不错,但这种书真的能够大卖吗?”夏煜有些忧心,惊悚小说在第一区完完全全是一个冷门,何况还是悲剧结局的。

也许那些单身狗会高高兴兴的买?

“看看就知道了。”温紫莹的回答还算轻松。

作者本人不急,夏煜也没有什么好急的。他的心中有着一个预感,那就是这本书可能要凉。

这不是基于对市场的了解,而是基于自己的那个任务。

任务的内容是,观察并按自己的想法引导温紫莹的生活。

在普通情况下,夏煜不认为自己可以引导成熟的温紫莹。

从之前的任务来看,不会出现无法完成的情况,所以,温紫莹的生活多半会出什么问题。

在温紫莹的身上,容易出现问题的,大概就是这份作者工作了。

当然,也可能是夏煜想多了,游戏是想要夏煜强行干涉,比如暗中给温紫莹下绊子,收购她的出版社打压她,或者用爱来感化她之类的。

“要来点新体验吗?”夏煜转移了话题,这几个月,温紫莹都没有提出新鲜体验的要求。

“不用了,打游戏吧。”温紫莹回答。

夏煜于是打开游戏,使用自己lv6的灵巧,让温紫莹了解了一下什么叫做手速。

八个小时过去,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接下来的三天,他一边考着试,一边在别的女人那里消磨着游戏时间。

三天后,最后一场考试开始,夏煜十分钟写好交卷,走出了考场。

从现在起,就是寒假了。

安思瑶那边,考试结束的比他还要早,胡凉露直接通过虞家的关系,翘了考试,只剩下又雪,要到明天才会考完。

在计划上,到了下周一,他们直接在阿房市搭飞机去26区。

听说那边的四季如夏,还有着沙滩。说到沙滩,就一定会有泳装。

不知道安思瑶穿上泳装是什么样子。

夏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他突然发现,又雪这个旅游提议,是送给他的助攻。

安思瑶会穿什么颜色?什么颜色适合她?

夏煜陷入了思考。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是刘蔓蔓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夏煜问。

“这次我也去!”刘蔓蔓说。

“哪次?什么?”夏煜一时没有弄明白。

“这次旅游,我也要去!”刘蔓蔓解释说。

“你不是说要在家练琴的吗?”夏煜问。

虽然之前他给刘蔓蔓指出了吹奏乐器的道路,但是刘蔓蔓并没有听,她还是一心扑在古筝上。

“不练了,我要你。”

在夏煜想着要如何拒绝的时候,刘蔓蔓说出了后半句话:“给我写曲子。”

合起来就是让夏煜给她写曲子的意思。

松了口气,夏煜想起来,自己的确还欠刘蔓蔓一首量身打造,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曲子。

“旅游的时候给我把曲子写完!”刘蔓蔓的话里,带着一丝恼怒。

“怎么了?被谁欺负了?”夏煜问。

刘蔓蔓虽然跳脱了一些,但还算是一个自律的人,一般不会做出突然改变计划的事情。

“被一个就比我强一点的嘲讽了。”刘蔓蔓的声音,变得松软起来。

这是寻求夏煜安慰的意思,大概可以翻译为:这么软萌的我被欺负了,快来帮我骂对方。

“哦。”夏煜听明白了,但不想多事。既然刘蔓蔓还能寻求安慰,就不是什么严重的的事情。

“哦就完事了?”刘蔓蔓的声音拔高,不满的情绪十分明显。

夏煜沉思了一下,只回答一个字的确不怎么好,他补充说:“多喝热水。”

“……你完蛋了,我马上要和瑶瑶一起去买泳衣,我要给她挑最保守最不好脱的那一件!”说完,刘蔓蔓挂断了电话。

夏煜的表情没有波动,他知道刘蔓蔓只是嘴上厉害,不会付诸行动。

话说,不知道又雪的泳衣买了没。

旅游的计划是至少一周,需要多备几套。

等她考完试再问她吧。

夏煜刚将手机放回口袋,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打来的,是沈盛生。

无奈的叹了口气,夏煜按下了接听键。

“夏煜啊,寒假第三区有个演出,你去不去啊?”沈盛生的声音愉悦。

夏煜本准备将刘蔓蔓推去学笙,但没有想到刘蔓蔓居然抱着古筝不肯离开,他也只能自己想办法对付沈盛生。

对付那些不良蠢货,夏煜有的是办法,但对不管是态度还是行动,都是十分正道的沈盛生,他的办法就少了许多。

之前,他随便写了一首笙曲过去,对沈盛生说自己正在潜心创作,果然沈盛生之后就安静多了。

现在,夏煜故技重施:“我在写一首新曲子,没有功夫。”

“那你寒假来我这逛逛?我给你介绍几个老家伙,他们其中有个人的孙女,顶呱呱的漂亮,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讲,叫做什么来着,熟女御姐?”沈盛生快速的说。

“……”夏煜摸了摸下巴,他听懂了前半句话,是说要给他介绍前辈的意思,但没有听懂后半句。

那些前辈的孙女长得漂亮关他什么事情?他夏煜是这种人吗?再说你这么做不怕被那个前辈打吗?

下定决心不再拈花惹草的夏煜,拒绝了沈盛生的邀请:“我寒假要去26区取材,飞机和酒店都已经订好了。”

“这样啊,那就没有办法了。”沈盛生又开始说起夏煜上一次曲子的事情,过了十几分钟,挂断了电话。

此时,秦有量也从考场里出来了。今天考的是政治,十分简单,全看谁写得快。

秦有量快步来到了夏煜的旁边,他问:“第一场考试的分数已经出来了,你查了吗?”

“我看看。”掏出手机,夏煜打开班级群,点击查询网址,输入了自己的学号。

一个明晃晃的100,出现在了秦有量的目光中。

他张大了口,没有想到夏煜居然拿到了满分。

第一场考的可是主课啊!

他每天努力上课,认真复习,除了课余时间打打游戏,别的什么都不干,才只考了八十一。

原本,他对夏煜可以买通老师的事情半信半疑,但是现在,他完全信了。

不然的话,凭着夏煜半个早上的复习,开考五分钟就交卷的态度,怎么可能满分?

万千言语,在秦有量的口中汇集,最后浓缩成了两个字:“牛逼!”

考试满分算什么本事,直接买通老师的满分,才是真的牛逼啊!

随后,他又有些忧心起来:“第一场考试的时候,那几个监控老师都看了你的试卷,特别其中一个还是教我们的,他们不会举报你吧?”

“没事,也买通了。”夏煜说。

“666。”秦有量惊叹着。

夏煜沉思了一下,扭头问秦有量:“我要是说我没有买通,其实都是自己考的你信不信?”

“哈哈哈,煜哥你真会开玩笑,你想想你那每场考试不超过十分钟的答题速度,你感觉我信不信?放心,我的口严得很,一点儿也不会往外说的。”锤了锤自己的胸膛,秦有量保证说。

夏煜叹了口气,真话总是难以令人相信。

“我先走了,赶着中午的车回家。”秦有量和夏煜告别。

挥了挥手,夏煜也向着校外走去。

开车来到家里,夏煜又接到了孔晗月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夏煜疑惑着孔晗月这次又有什么事情。

孔晗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你这个负心汉!”

“好好说话!”夏煜回答。

“你不要馨馨了吗?”孔晗月接着说。

“馨馨怎么了?”夏煜以为是钟云馨出了什么事情,准备去问问胡凉露。

“那个叫胡凉露的女人是谁!”孔晗月的声音尖锐。

读心术?夏煜的心中一惊,他可没有将胡凉露的事情告诉孔晗月。

“你怎么知道的胡凉露?”他问。

“人家家长都打听到我这里来了。”孔晗月恢复了平常懒散的语气。

原来是胡凉露的父母打听消息的事情,夏煜放松下来。

“你说了什么?”夏煜问。

“我什么也没有说,被打听的是我一个朋友,她都没见过你。”孔晗月回答,“你是又弄了一个胡凉露的丫头?那个丫头听说凶的很啊?”

“那个丫头在安思瑶那里,我和她还有刘蔓蔓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见到了他父母而已。”夏煜回答。

“这样啊。”孔晗月顿了顿,又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娶钟云馨?”

“下辈子吧。”来到厨房,夏煜取出一瓶可乐喝。

“钟云馨身上有着钟家公司三十的股份诶。”孔晗月说着,“只要娶到她,我们娘俩这辈子就不用愁了。”

“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我和安思瑶在一起。”放下可乐,夏煜揉了揉额头,不明白孔晗月又发什么疯。

“你看我信吗?”孔晗月呵呵的回答。

夏煜打开相册,想要发一张自己和安思瑶的合照过去,但是翻遍了全部,也没有找到。他只有安思瑶的各种私照,没有一张合照。

“别想拿照片忽悠我!”孔晗月又说,“我看了近百部爱情片,知道你们会假装情侣来装模作样!”

听到这里,夏煜皱起眉头,他感觉孔晗月是别有所图。

他试探着问:“所以你想要怎么办?”

“我听说你们要去旅游了,带上我,我亲自考察!”孔晗月有意拿捏着强调,但夏煜还是听出,她的话里带着窃喜。

这丫头居然还会使用迂回策略了!

“你不用来了,我们是装的,我承认了。”夏煜回答。

“啊?”孔晗月十分惊愕,剧情发展和她想象中的,怎么完全不一样?

不应该是“你居然不信,我带你去看”,然后她欢欢喜喜的一起去旅游的剧情吗?

“就是这样,我挂了。”夏煜装作要挂电话的样子。

果然在下一秒,孔晗月出声阻拦:“别啊!”

“你不是已经弄明白了情况了吗?”夏煜撩着她。

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孔晗月放弃了迂回道路,她直接说:“带上我啊,我也要去旅游!”

“你的护照签证怎么办?”夏煜问。

孔晗月立即回答:“都弄好了,带上我嘛,不要让我孤独终老啊!”

“我们就去一周……”叹了口气,夏煜说,“行吧,三天后的周一出发。”

“真的?”孔晗月有些不敢相信,她本以为夏煜和安思瑶一起,不会让她跟着,所以才使用了迂回的策略,没有想到夏煜居然答应的这么干脆。

“你快收拾东西吧,我挂了。”将手机放回口袋,夏煜思考着孔晗月过来会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变化。

答案是不会。要是他和安思瑶的私人旅行的话,多了个人会十分麻烦,但本来就是一起的旅行,多几个人都没有问题。

到时候正好让她们三个一起玩去。

而且,孔晗月还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之前两人没少联手从夏东阳那里骗生活费,带上她说不定还能用来骗安思瑶。

这样思考一番,确定了没有差错,夏煜躺在沙发上,喝着可乐,看着手机。

到了十一点,他开车去接又雪,在他等着又雪下课的时候,孔晗月又打来了电话。

“我要上飞机了,过会儿记得来接我。”孔晗月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