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猫天狗之往事(番外)

作品:《全球高武

“喵呜!”

天界,带着些许心虚的猫叫声响起。

一棵巨大无比的大树之下,树干后,一个肥胖的猫脑袋探出,火红色的毛发随风飘扬。

圆溜溜的大眼睛,眼珠子360°无死角地转动了一番,仿佛在探查什么。

“喵呜……大狗,在不在了?”

稚嫩的叫唤声轻轻响起。

树干另一侧,烤焦的狗脑袋探出,哪怕脑袋上肉香味四溢,天狗依旧高昂着脑袋,睥睨四方,环顾一圈,以不符合气质的语气低声骂道:“蠢猫,真的走了?”

“走了!”

胖嘟嘟的苍猫,点着大脑袋,不确定道:“应该走了吧?”

说罢,苍猫眼神委屈,可怜兮兮地将目光投向天狗,委屈巴巴道:“大狗,南皇老头好坏,本猫又没捡走大肥牛,他干嘛要追杀咱们。”

天狗歪着眼睛瞥了它一眼,你确定你是去捡那笨牛的?

你就差舔人家了!

吓得那青牛叫唤个不停,南皇能不发飙?

上次才“捡走”了南皇家的金玉雀,南皇找到的时候骨头都没剩下,这次还能给你捡走大青牛?

天狗懒得接话,心里委屈,但是本狗不说!

这蠢猫倒是没啥事,它却是被南皇一道天雷差点烤熟了狗脑袋,到现在脑袋都是木的,若不是为了撑住大哥大的面子,它早就痛的要叫唤了。

天狗没看苍猫,再次四处张望了一番,还好,南皇应该没追来,总算逃过了一劫。

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狗爪,天狗眼中含泪,爪子上的伤还没好呢。

前几天刚被地皇揍了一顿,再前几天又被西皇抓住蹂躏了一番,还有好多天前还被东皇打飞了一次……

今年受伤有些多啊!

天狗有些发苦,再次瞥了一眼那只越来越肥的猫,为啥每次干坏事都是这猫先干的,结果这猫屁事没有,反而越来越肥了?

天狗眼珠子转动一番,心中轻哼,本狗可不是笨,只是故意的而已!

让你吃!

让你胖!

每次吃好东西,都是给这猫先吃,让这蠢猫吃的最多,自己就啃点骨头,可不是因为这猫实力强,只是为了让这蠢猫更胖一点,下次跑路慢一点,然后挨揍的就不是自己了!

“哼!本狗的心思你别猜,一切都是计谋!”

天狗心中得意,这蠢猫现在快胖成猪了,下次跑不过本大王了吧?

这次就差一点,差一点这猫就在自己后面了!

心中安慰了自己一番,天狗等待了一阵,感觉脑袋没那么痛了,从树干后走出,昂着脑袋,迈步道:“蠢猫,回家了!”

“回家?”

苍猫可怜兮兮地看着它,“可咱们还没吃饭呀!猫宫没好吃的,大总管死了,咱们就是流浪猫,流浪狗了,最近好饿……”

天狗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很快,又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道:“本狗才是流浪狗,你这蠢猫,你……”

它都想杀猫了!

你这蠢猫算流浪猫吗?

在灵皇宫吃好的,喝好的,日子过的多逍遥,好意思说你饿了?

“大狗!”

大猫可怜兮兮地看着它,天狗哼了一声,一脸的傲娇,心中却是门清。

蠢猫!

气死狗了!

这猫有了靠山,吃的好,喝的好,可自己却没有。

上次这猫从灵皇宫弄了点好东西出来,送给自己吃,结果却是被人告状到了灵皇那,灵皇不忍责罚这猫,却是将气撒在了它头上,好好痛揍了它一顿。

它天狗也是要面子的狗,岂能吃这蹉来之食!

被灵皇揍了一顿,现在灵皇这死胖子送自己吃的,自己都不会吃……咳咳,前提是那女人真的送给自己吃的,别做梦了。

蠢猫从灵皇宫跑出来,带着自己四处打野食,不就仗着别人不敢弄死这猫么?

还说什么饿了,本狗又不傻!

心中有数的天狗,傲娇的从不会将这些话诉之于口。

它修炼的乃是吞天噬地**,极其缺乏能量,普通的吃食可满足不了自己,必须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宝吞噬才行。

可自从猫宫大总管,至强者天辰陨落之后,这天界……对自己可没那么友善。

苍猫有灵皇庇佑,哪怕皇者也要留三分颜面,只要不闯出大祸,偷鸡摸狗的,皇者也不会如何它们。

可若是它天狗单独去打秋风……早就成死狗了!

天狗心中明白这一切,不过它从不会和这蠢猫多说什么,本狗强大了,接回这猫,回归猫宫,以后自然不会再寄人篱下!

灵皇宫再好,那也不是自己的家,也不是这蠢猫的家!

咱们的家,在猫宫!

在猫宫,咱们就是主人,在灵皇宫,这蠢猫就是个玩物,它天狗不服,也不愿!

昔日,灵皇来接苍猫,也愿意接走它,可天狗不愿!

那一日,它朝灵皇咆哮,龇牙,撕咬,它守住了猫宫!

蠢猫走了,猫宫还是猫宫,自己护不住这猫,那就守好这家,等自己强大了,再去接这蠢猫回家,回自己的家,不再给人当玩物!

种种念头,在天狗脑海中一闪而逝,很快,天狗压下了这一切,快了!

自己已经到了帝级巅峰,圣级很快便至。

待到自己成就天王,那就把这猫接回家!

迈着傲娇的步伐,天狗仿佛不耐烦一般,歪着狗眼喝道:“蠢猫,就知道吃!天天吃,也没见你实力变强,吃了也白吃……”

“可是……咱们是猫,是狗呀,为啥要变强?”

苍猫疑惑声从后方响起,下一刻,天狗脑袋一沉,那蠢猫又变重了,压的自己脑袋都麻木了!

天狗哼了一声,不思进取!

不过心中又想到,昔日大总管离开之前,叮嘱自己,苍猫若是不愿修炼,也不要勉强,真要强大了……也许是祸事。

想起这些,天狗打消了规劝的念头,自己强大了就好,强大了,自然可以护住这猫!

“懒得说你,走,去东皇宫,东皇老儿最近好像弄了不少好东西,咱们顺路去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些好吃的!”

天狗昂首阔步,没了之前的小心谨慎,去东皇宫打打秋风。

九皇四帝,除了神皇、战天帝这少数几位它不敢去打秋风的,其他的地方,它可没什么顾忌。

尤其是带着这猫去,其他皇者多少给点面子。

至于脸皮……谁要那玩意?

蠢猫难得从灵皇宫中出来一次,可得抓紧时间了。

这次多弄点好东西,尽快突破到圣人级,在这天界,也算一方强者了。

……

苍猫骑着天狗,一路疾行,很快,远方一座宏伟的宫殿呈现在一狗一猫眼前。

东皇宫,快到了!

“东皇老儿不知道在不在家?”

天狗嘟哝一句,在家自己就得悠着点了,不在家的话……可以多捞点。

至于刚刚被南皇差点劈死的事,早就忘了,狗生在世,谁还没点挫折。

脑袋上,苍猫鼻子抽动了一下,喜滋滋道:“在家呢,不过好像在接待客人……咦……”

苍猫眼中露出一抹回忆之色,有些闻出了味道,好奇道:“好像是那条小蛇呢!”

“小蛇?”

天狗露出疑色,什么小蛇?

“以前在神皇老头那听道的……之前差点被本猫吃了的那小蛇……”

“你是说龙变?”

天狗倒是想起了这位,兽皇的后裔,不过兽皇不认,神皇收取了准备当坐骑的,是条变异龙,听说在下界夹缝中开辟了诸天,当起了一界之主,叫什么来着?

龙变梵度天?

听说这家伙,现在也成帝尊了,实力进步倒是不慢,不过天狗也看不上眼,别看和自己一样都是帝级,自己一个打他十个都行!

这家伙怎么来东皇宫了?

“来了也好!”

天狗很快欢喜起来,“来客人了,东皇老儿就算发现了咱们,大概也不会追出来吧?”

接待客人,东皇应该丢不起那人,亲自追杀出来吧?

至于东皇宫其他人,自己可不怕他们!

苍猫尾巴晃动了一下,也没在意。

虽然认识龙变,不过以前没吃成,现在它也不想吃了,神皇和兽皇老头都是龙变靠山呢,小时候不懂就算了,现在吃了龙变……

自己没啥事,大狗可能会被人打死的。

一狗一猫说着话,聊着天,很快,东皇宫到了。

没走大门,东皇宫正门有人守着,它们一般也不会走正门。

偌大的东皇宫,可没有布禁制,皇者所在,就是最大的保障,谁敢来皇者道场撒野?

真要不给皇者的面子,有禁制也没用。

一狗一猫,熟门熟路地从一处高大的院墙上翻越了过去。

至于东皇有没有发现它们……百分百的事!

苍猫和天狗也不是太在乎,发现了就发现了,一般情况下,这些皇者也不会驱赶……

除非和之前在南皇宫一样,差点都要牵走南皇家的大青牛了,要不然,打点秋风,东皇也不会在乎的。

……

天狗从院墙上跳下来,熟门熟路道:“左边走是珍宝阁,有个帝尊在看守,右边走是百兽园,有个真神在打盹,前面走是万花园……”

“先去百兽园,再去万花园!”

苍猫一锤定音,先去找点妖兽吃吃,再去吃点天材地宝,打不打包带走一些,得看情况,要是吃的多了,东皇没警告,就可以打包带走一点。

它倒是不缺吃的,大狗缺啊。

灵皇那边虽然给了不少好东西,可灵皇宫消耗也大,灵皇家的小紫儿,现在也才刚入帝级呢,自己吃了好多,都让很多人不乐意了,再给大狗提供修炼用的资源,苍猫也拿不出来。

真要找灵皇要,灵皇就算给了,下次灵皇宫的人不敢对自己下手,可能会在外面对付大狗呢。

这一猫一狗有了决定,就开始往右走。

刚走了一段路,天狗鼻子抽动了一下,苍猫也抽了抽鼻子,大尾巴再次晃动起来。

前方,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正朝这边走来,看样子是第一次来东皇宫,不知道是迷路了,还是在赏景,正带着好奇的眼神,四处张望。

小丫头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个头小小的,看起来七八岁的样子,不过苍猫和天狗也算是老资格强者了,一眼扫去,便看出这小丫头恐怕刚从生命封印中走出。

天狗闻了一会,眼神闪烁道:“蠢猫,闻到了什么?”

苍猫歪着脑袋,眨了眨眼,嘀咕道:“香喷喷的……”

“嗯,好香!”

天狗龇牙,寒光闪烁,“感觉……一枚大药啊!”

前方那丫头,给它的感觉,那就是一枚大药!

吃了这丫头,自己肯定马上成圣!

苍猫担忧地看着一眼天狗,小声道:“在东皇宫呢……”

“肯定不是东皇老儿家的……以前没见过……应该是龙变带来的!”

天狗龇牙,“这丫头……不是人!”

的确不算人,在它眼中,这丫头好像就是个气血球,巨大无比,浓郁无比,它甚至还闻到了一些本源的味道。

龙变从哪弄来的宝贝?

天狗想吃了!

太香了!

又不是东皇家的,龙变那弱龙,自己吃了他家的宝贝,他还能咋样!

脑袋上,苍猫眼珠子转动一下,不太放心,小声道:“大狗,算了吧!你看呀,这小姑娘多可爱呀,咱们不吃她了吧……”

“都是幻象……”

天狗打断了苍猫的话,很快又道:“先看看,打个招呼,若是东皇老儿要庇护,我一靠近,他肯定警告,若是东皇老儿不庇护,那就没关系了!”

这是东皇宫,若是东皇庇护,它天狗臭名昭著,一旦靠近,东皇肯定会阻止。

可若是不阻止,这其中的意味就多了。

当然,对天狗而言,那就代表能吃。

它混迹天界这么多年,到现在都没被人打死,也不单纯是狗仗猫势。

审时度势,它天狗也是有一手的。

天狗身体抖动了一下,将苍猫抖下,“老规矩,不对劲就跑,没问题就捡走!”

天狗龇着牙,所谓的老规矩,那就是苍猫望风,它干活。

这猫虽然有灵皇庇护,可也不能太招摇了,操刀的是自己,就算真惹怒了皇者,皇者最多也就对自己下手,不会将这猫如何。

旁观者而已,哪怕皇者知道,这猫也不是啥好东西,可没有足够的借口,皇者也得小心灵皇翻脸。

“大狗……”

苍猫略微有些担忧,这一次它觉得不太安心,好像有些不妥。

可天狗鼻子中的香味却是越来越浓郁,闻言低声道:“没事!”

它知道有些不妥!

自己进了东皇宫,东皇肯定知道。

这小女孩有问题,东皇必然也知道。

结果自己来了,刚好遇到了这丫头,东皇还没吭声……这不是默认了吗?

东皇默认自己吃了这丫头?

有问题!

天狗知道问题,可诱惑很大,吃了这丫头,它觉得自己不但能成圣,也许……也许能进入天王境!

到了那时候,它就可以接回蠢猫了!

“嘿嘿,东皇老儿想让老子干坏事……偏偏自己不出面,装的一无所知,一肚子坏水,不是个好东西,这些皇者就没一个好东西!”

天狗心中暗骂,这也是它为何想接回苍猫的原因。

皇者都是心狠手辣的家伙,不心狠手辣,如何成皇?

一肚子坏水,反正没一个好东西。

灵皇忽然接走了苍猫,为什么?

就因为苍猫比自己肥?

扯淡呢!

肯定有问题!

天狗不放心灵皇,时不时地就要去灵皇宫转一圈,至于偷窥灵皇洗澡……哼,自己可对这种女人没兴趣,可惜天界没有一条好看的母狗,可惜了。

时不时去趟灵皇宫,那是不放心苍猫在那边出了事,确定一下苍猫有没有事而已。

“不能再让蠢猫待在那了,否则……迟早要出事!”

“吃了这宝贝,老子也许可以成天王,成了天王,就不怕初武那些混蛋对蠢猫下手了,九皇四帝想必就算有算计,也不会亲自下场,老子成了天王还怕谁!”

天狗判断了一下利弊,东皇默许,这小女孩身后可能也涉及到了同层次的家伙……

不过,自己是蠢狗,自己没脑子的,一时嘴馋,吃了这女孩,啥也不知道,背后的家伙难道还能站出来杀了自己?

“神皇?兽皇?”

天狗心中判断了一番,这两位就算吃了闷亏,大概也不会站出来的吧?

天狗有了决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得罪了一位皇者就得罪了,不至于现在就出事,自己有了实力,才能护住一切!

最近天界风起云涌,感觉要出事。

仙源计划一出,最近天界暗流涌动,自己得尽快接走苍猫了,最好找个地方躲一躲。

要出事了!

……

王若冰年纪还小,不喜欢父亲和东皇大人的谈话气氛,出来走走。

走着走着,好像有些迷路了。

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就在东皇宫走走,又不会丢了,父亲也放心。

手中,拿着一根棒棒糖吃着,她很久没吃东西了,这还是父亲带她去凡间游玩,给自己买的……上次沉睡之前的事了。

就在王若冰舔着棒棒糖的时候,眼前一花,下一刻,一尊巨大的黑影笼罩而来!

一条狗?

王若冰眨了眨眼,黄金狗?

脑袋好像……被烤熟了?

这是东皇大人家的狗吗?

这狗……是不是饿了,把自己脑袋都给烤熟了,难道想吃自己的脑袋?

好笨的狗啊!

王若冰没太害怕,反而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这只受伤的大狗,忽然将嘴中的棒棒糖拿了出来,看着对面好像在流口水的大狗,小声道:“大狗,你是饿了,想吃吗?”

好可怜的狗狗!

这么大的个头,一根棒棒糖够它吃的吗?

要不要待会再给它留一点棒棒糖?

“汪!”

天狗闷吼一声,有些气急败坏,谁要吃这个?

看不起狗呢!

龇牙!

锋利的牙齿上,寒光闪烁,天狗龇牙咧嘴,本狗不吃这个,要吃你!

王若冰微微有些害怕,稍微后退了几步,这狗……不可爱了!

天狗踏着步子,一步步前行,王若冰一步步后退。

天狗没急着下手,而是在等待。

等待东皇的反应!

很快,天狗确定了,东皇的确默许了,否则,这么长时间,东皇就是瞎子,也该感应到了这边的一切。

东皇……让自己吃!

“吃还是不吃?”

天狗龇牙,忽然有些骑虎难下。

它想吃,吃了会变强。

可眼前这小丫头,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懂,还要给自己喂吃的……虽然自己不喜欢那玩意,可它天狗是什么狗?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狗!

若是这丫头敢反抗,敢还手,自己马上吃了她,可人家送自己吃的,傲娇的天狗,忽然不太想吃她了!

然而,东皇也许就在看着。

自己活到现在,就是自己足够蠢!

这忽然放过了这丫头,那是不是说自己看透了东皇的心思?

看透了皇者的心思……东皇会不会对自己下毒手?

就在天狗犹豫挣扎中,耳边,忽然传来苍猫的声音。

“大狗……大狗,别吃了,有人来了……”

天狗眼神闪烁,很快,也感应到了来人。

下一刻,天狗咆哮一声,朝王若冰张口,露出了血盆大口!

王若冰吓得脸色惨白,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急忙奔跑起来。

天狗迅速追赶,很快,前方,一道魁梧的身影呈现!

……

“嗯?”

霸天帝正急匆匆地走着,准备喊东皇一起去干架,这次他准备好好收拾一下灭。

刚进东皇宫,前方忽然有狗追着一个小姑娘跑了过来。

霸天帝原本懒得多管闲事,忽然眼神一动,看向那个小姑娘,微微蹙眉,忽然轻哼一声,下一刻,宏大的声音忽然在远方一人耳中响起!

“昊,眼睛瞎了?”

远处,宫殿中,正在和龙变闲谈的东皇,笑了笑,也不言语。

霸天帝来了!

既然来了,看来这种子,拔不掉了,也无所谓,东皇也不是太在意,笑了笑继续和龙变闲谈,没有回话。

……

霸天帝在东皇耳边哼了一声,接着,瞥了一眼天狗,又看了看不远处探头看来的苍猫。

眼中露出一抹异色,很快,喝道:“滚!”

远处,天狗龇牙,霸天帝!

憨傻子!

我擦!

遇到这货了,好危险。

虽然自己想找个人转移一下视线,可这憨傻子……不会打死自己吧?

那边,暗中,苍猫挤了挤自己的猫脸,肥脸上肥肉翻滚,朝霸天帝龇牙咧嘴地傻笑,憨笑,温柔的笑……

大傻子,别打死大狗了!

太可怕了!

霸天帝一脸无语,无形的大手探出,使劲掐了掐苍猫的肥脸,提起苍猫的尾巴,倒挂苍猫,晃动了一下,声音在苍猫耳边响起:“赶快滚蛋,没事别出灵皇宫,越来越肥了!把自己吃的这么肥,干嘛呢?少担心那些有的没的,有事可以来找我,找不到我就去找战……”

“那家伙之前留你和天狗在战天宫,可不是为了囚禁你们……算了,你俩不习惯那边正常,老子也不习惯,太闷!反正,有事可以去那边求援……”

“这天界……玛德,越来越乌烟瘴气了!”

“原以为昊还没掺和进来,看来也掺和进来了,得了,老子也懒得去找他了!”

霸天帝絮叨了一阵,随手一丢,将苍猫丢的不知几万里,看不到踪影。

又看了一眼夹着尾巴的天狗,霸天帝轻哼一声,声音炸裂耳膜,“滚蛋!”

“光他么知道吃,吃到现在还是帝级,废物!”

天狗龇牙,光知道骂老子,你不就实力强点吗?

迟早超过你!

不过,这憨傻子这次算是帮自己解围了,下次老子强了,也帮你一次!

本狗可是知恩图报的狗!

“汪!”

输人不输阵,天狗叫唤了一声,好像在放狠话,等看到霸天帝要抬手,吓得急忙遁逃,别被这憨傻子给一拳打死了,那就不划算了。

霸天帝失笑,很快,心中轻叹一声,这蠢狗,真以为到了天王境就能如何?

这世道……越来越乱了。

别说天王境,就是皇者,也未必能安稳了。

最近这些时日,他懒得管这些事,也知道天界风起云涌。

原本还想和昊聊聊,现在看来不必了。

“战那个家伙……”

霸天帝心中呓语一声,那家伙最近不太正常,不会要出事吧?

再去找灭商量商量,斗那个混蛋,一点不上心,恐怕也深入局中了。

“哎!”

霸天帝心中再次叹息一声,余光扫了一眼眼前一脸崇拜的小女孩,有些失笑,随即苦笑一声,气血……

谁他么干的好事?

换成平日,他就随手给破局了,可惜,现在还不知道谁干的,战那边又出了问题,自己可不能再添乱了,再招惹一位皇者,麻烦很大。

至于吓唬走了天狗,他也没太在意,这狗大概自己也看出来了,弄走了它,未必是坏事。

摇摇头,霸天帝没再去找东皇,身影闪烁,瞬间消失在了东皇宫。

……

东皇宫外。

天狗咕哝一阵,很快,咬牙道:“憨傻子嚣张啥,战天帝惹怒了那么多人,迟早要出事!老子都知道,有人要对他下黑手了,这家伙不会是来找东皇当救兵的吧?”

天狗晃了晃脑袋,很快不再去管,心中却是盘算着,自己……要不要救一下憨傻子?

“怎么救啊?老子这么弱……”

天狗唉声叹气,算了算了,到时候再说吧,本狗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至于战……它可没资格去管,那位很强的,也不知道咋想的。

ps:超过一千字,好像发不了免费。最近事情太多,准备结婚,筹办婚礼,又去北京学习了一个月,番外一直拖着没写,今天试试手,回头抽空继续写一些。

至于新书,可能要拖一拖,恐怕要等婚礼办了才能写了。

具体哪天,现在不确定,发书会通知大家的。

另外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公众号“阅文老鹰吃小鸡”,下次番外会先发公众号,免费的,发完了免费的,再发网站,可以免费看,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