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 叶璃的魔修身份暴露?

作品:《一本正修

玄炎殿天骄救治不得而死的事情,不到一天时间最终查定了下来,道盟给出结果是,玄炎殿自己救治不行屎盆子别乱扣在他人头上,说不定是自己内部人干的,道盟由衷给了玄炎殿提醒彻查一下内部人员吧,免得自己门派最终被搞乱,不查玄门更不是偏袒于他们,而是事实便是如此。

玄门接下来的生活相对的安逸,没有什么异变出现,还是玄门中人一个两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好似成了死宅的原因,除了一个胖成球的胖子每隔一段时间出门外,就不见其他人有出来过。

作为关系直到相逢一笑好友度的陈子义,还有无瑕仙子不时去访玄门刷好友度,除了看到肖和风的充分强化身体,消除隐藏在身体下的隐患,也看不出有什么其他,就等着天然痊愈一切就好了。另外的,好像也在为仙魔大战的最终决战做准备一样,对十绝之阵同样有兴趣。

反正就在这临近仙魔大战的决战日,各个门派的天骄都在自家的长老帮助下修行着,突击学习对灵法道术以及更多的是对阵法学习,传功解惑。这些天时间,不时又听到哪个门派的天骄突破破镜了,扎实的在修仙路上又跨进了一步,对十绝之阵之一任何一阵不在话下,让不少附属教派当前最大领导人,纷纷跑过去庆祝。

然而就在玄门这个营帐,这个起眼却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发生全然不同的一幕。

“我算是涨见识了,你对这些赌博类活动简直天赋异禀,要是当初你被赶出叶家的时候,不去干洗衣坊那些脏活苦活,直接到赌场玩,用不了一天绝对能够打出一片风云,随着时间逐渐获得赌神赌圣赌王三王称号,然后赌坊老板把你供起来,叶家谁还敢把你当废材?”徐墨叹服的声音连连传出,面前桌面上的麻将牌在法术的作用下悬空高速清洗着。

只要不瞎,都看得出来他们在玩麻将。

叶璃看着徐墨认真道“可是,如果我赌坊去的话,我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了?”

徐墨沉默了一会儿,道“也许吧,但我相信我们最终还是会见面的。”

“不过没关系,另外一个版本又有什么呢。”

就算当初的剧情走向是另外的发展,会走到哪,会碰到谁,都不一定,当她相信有些人会命中注定走到一起,哪怕非常不合理的绝对相遇。

叶璃微笑着,笑容动人,她也相信命中注定的一些事,只要是命中注定的两个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而交错原本第一次相遇的时间,但终有一天还是会相遇一起。

在场的另外两位同样也是,有自己的故事,大家才会聚在一起。

肖和风考虑到某些方面的问题道“到赌场去的话这不太理想,赌场中人大多良莠不齐,洛城再正规的赌坊也不例外,就怕遇到一些不怀好意的人。”

徐墨不可否认“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肖和风又道“以师叔这等天赋异禀,我想又不大会可能。”

“怎么说?”

“是人都话,总会崇拜一些极高领域中人。正如师父你所说,师叔可以一天之内打下整个赌场名声。”

徐墨笑道“那是自然,也不看看她现在才玩多久,境界都赶上我们了。”

当事人笑着摇了摇头,以当时的情境她也去不了赌场,也不会想到到赌场去去做什么。

道“比起会有那种可能到赌场去,我更希望还是先遇到你。”

徐墨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也是这么想的,哪怕在同样在乱葬岗一样躺有一名号称男主的霸道邪王,实力不知深浅,她所要见到的还是希望会是叶璃。

这时第四人苗条来了一句“这说的是不是就和当初我和师姐你说的一样。”

同样回想起第一次相遇的情景,那时若不是师姐到来遇到了他,也许今天他也不会坐在这里,造化之地脱离组织和师姐重新组队一起,几天前更是根本不会真正的脱离原本天恒派,加入玄门。

徐墨看向他,没好气笑道“那不是还能怎么样?你啊就不要想太多啦。”

身旁的两位对他也笑了笑。

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还有些意外,都觉得这胖成球的死胖子,一顿能够吃一头牛的家伙很糟糕,相处久了慢慢的发现,死胖子不像以貌取人那种想得不堪,也有很好的一方面。

是个好人是说得过去的没错,在一样是天赋异禀上看,他做饭真的是很好吃,天生就是一名厨子。

苗条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看着手中的牌抓着脑袋,不知该出什么好呢,反正他也没有赢过,赌博玩得除了运气外,最主要的还是玩心脏战术,没有高超手段,玩正反面都会被人骗。

几圈下来后,叶璃想起了一个十分关键性的问题。

“我是魔修的身份问题好像被人注意到了。”

听到这话,徐墨摸在手中的牌子停了一下。

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徐墨摸好牌子,知道不是自己想要的便打了出去,道“怎么了?”

肖和风不相信“怎么可能?”

苗条更不相信“师姐这么厉害,怎么还是被人发现了。”

叶璃摇了摇头,说出了几天前茶会论道上,有一位天骄说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

徐墨则笑了“这家伙搭讪女孩的方式这么老套的吗?他是想追求你吧?”

叶璃连连摇头“不是的,我也见过他。”

徐墨会儿笑意更浓“有故事,有时间带过来看看怎么样。”

叶璃急了,你别这样了好吗“不是你想得那样,他真的是见过我的,他真的知道我是魔修,只是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我就怕他突然想起来。”

是,在徐墨的变化之法的帮助下,叶璃是改变身上魔修的气息,容貌也因为发型换了一个有着不一样的改变,按理来说,到了这样程度的变化,理论上是没有人认得出来的,但还是被人给认出了开来。

肖和风还是一脸的不信“师父已经将你的气息改变为浩然无双之气,根本程度上不会有人认得出来。”

“我不知道,当时看他的眼神里,确实有那种感觉,真的差点就被他认了出来。”

苗条说道“会不会是他认错了?”

也不是不存在这种可能,就怕这件事情是真的。

“不会的,我刚才说了我也见过他,我记得的。”就在她还是玄阴门修行魔修的时候,一次和是兄弟姐妹下山玩的时候,遇到了对方,两方人见面,魔修见道修,话不多说就是拔剑打了一架,有死有伤,叶璃这一方不是对手,很果断先走为妙,可能在当时叶璃实力弱小并未引起对方的注意,所以在茶会论道上再次相见时,才会感到对方是否在哪里见过,一时之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师父。”肖和风触了一下徐墨,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

徐墨想了想,突然道“自摸,清一色!”

肖和风险些被这反应吓得摔倒,感到有些有些头疼,简直看不下去,现在可是很严肃的时候啊。

好一会儿才说道“要么跑,要么打喽,一旦这件事情被对方确定,咱们再做决定。”

肖和风担心道“到那时来得及吗?”

整个战场上多少人他不知道,但可以知道境界高的修行者绝不在少数,至少那些绝对大能不会出手。

“不出意外的话……还是可以的,相信为师吧。”

肖和风倒是选择相信师父徐墨,可是这简直发起挑战困难模式了,要是再面对高些境界的修行者,岂不是困难模式了?!

想不出来,该如何应对到时发生的局面。

叶璃轻声道,看徐墨的眼神都不一样“我信她。”

还用说吗,叶璃是无条件相信徐墨的,就像相信那一天没有相遇,总有一天她们还是会相遇的。

就怕到时真的出现意外啊。

“现在要不要考虑一下,参加这次仙魔大战的最后一战?”

好巧不巧的赶上这最后一战,看看仙魔两道的天骄是何等的战力水平,这可也是要记载在史册上的重要一笔,总不能拍拍屁股就先走人吧。

肖和风可以确定自己不行,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以为我的水平,师父你也太高看我了。”

“我没说是你啊。”

难道是叶璃师叔?

叶璃连连摆了摆手“别看我,关于阵法一脉我还没有学。”

然后三人一块的目光一齐投向了同一个位置方向坐着的苗条。

苗条顿时被三道目光看得浑身一阵阵发毛,险些软倒在地,连忙反应道“我我我我我我我,我那那那那那个……”

三人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逗逗你而已,以你现在的水平去也去不了。”

苗条这才心神大定,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要被扔去和那些天骄一起打架破阵,以他那点可怜不能在可怜的实力,过去送温暖也不够啊。

“到时候再说吧,现在到谁了?”

“到我了。”

然而没过多久,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圈了,却有人找上了门。

玄门营帐之外传来了一声温和的声音。

“请问,叶璃仙子在吗?”

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清晰传入营帐之中。

徐墨淡淡道“找你的,要不要放他进来?”

叶璃扶了一下额“让他进来吧。”

营帐之外的阵法打开了一个口子,一道修长的身影走进了营帐,可以看到这位同学黑发披散,五官精致同雕刻一般,一双眼眸漆黑如墨,一身实力深不可测般。

一进来,黑色袖袍无风自摆,并有种莫名的背景音乐响起,周深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凌厉剑气散发出来,带动周身天地的剑吟,进到营帐之中便主动收敛起来。

徐墨说道“算他聪明,不收起来看不把他包了饺子。”

敢在老子地盘这么嚣张,是来找人交流的,还是过来找茬的?放在外面你是如何我不管,进了老子的地盘,老老实实当只乖乖猫吧。

青年面带和煦笑容,衣袍齐身,容颜相当的帅气。放在外面可以令无数女弟子眼眸发光,灼灼其身。

“不知南宫公子找我有何事?”叶璃笑道,纵然猜到对方为什么何来,也不能失了礼数。

这位青年名为南宫迅,听叶璃介绍道,他是来自归然宗的天娇之一,茶会结束那天,他找到她委婉的提出,想要追求她。

南宫迅一看叶璃,眼睛一亮,随即目光转向在徐墨身上时,微微行礼“归然宗南宫迅见过师姐。”

徐墨听得有些觉得有意思,随意还了半礼,便不再说什么,反正又不是来找他的,乐得在退一边虚空坐看。

随后,他也向另外两人打了招呼,肖和风苗条两个也退到徐墨旁边虚空坐着,画风很是清奇。

南宫迅走到叶璃面前,郑重歉意一礼“叶璃仙子,听到前两天道盟下来的调察小组调查你们,在下却临时有事没有在,对不起,没有在你有难的时候在你身边守护……”

叶璃道“南宫公子多虑了,其实我能够保护好自己的……”

南宫迅从怀中取出一精致的盒子,他打开了盒子,盒子中静静躺着一支精致的发簪,比叶璃头上那支簪子还要好“这支是在下归然宗天器堂堂主打造的七品天器,我希望能够放在仙子身上,能够在在下不在的时候,更好的保护你。”

叶璃看了一眼,不说评级连忙拒绝道“多谢公子好意,这簪子实在太贵重,恕不能接受。”

南宫迅声音变得些许渐低,似有着万般恋爱中的情绪,随后又恢复过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在下对仙子是一片真心,还请仙子先给在下一个机会。”

说着,南宫迅双手捧着放着簪子盒子递给叶璃。

叶璃回头看了徐墨一眼,徐墨视线飘飘,仿佛再说你的火你自己处理,不关我事。

回过视线方向“多谢南宫道友的好意了,只是这簪子实在太过贵重……”

听着这话,没等叶璃说完,南宫迅道“这支碧玉步摇簪是专门为你而设计的,除了你,相信再没有人能够配得上它。”

叶璃开始犹豫了,不知是接受还是不接受为好。

又回头看了一眼徐墨,徐墨还是眼神飘忽。

“这……”

南宫迅此时的语气变得更是情深意切,可以让任何一个女孩无法拒绝,道“在下认为,仙子可以先戴上看看,若是你真的不喜欢,在下再拿回去。”

叶璃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同意的意思。

南宫迅见此,也是进一步动作,正要伸手将原本戴在叶璃头上的发簪取下时。

“不要!”

叶璃不知为何叫了一声,退后了一步,离开了南宫迅之间的范围。

徐墨更是瞬间出现在叶璃身前,抓住了那只伸来手。

那一瞬间的感觉,对徐墨来说似曾相识,这不正是三年前的那一晚,那位来自仙界的仙人,企图夺取叶璃的一生时,叶璃喊她时给她的感觉吗?

那种感觉她在熟悉不过了,没想到今天再次出现。

回忆着,手上的力道加深几分。

一股杀意猛地从她的身上弥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