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十七章 洪天城内

作品:《九鼎记

“我一路找过来,根本没发现洪天神甲。”

滕青山在地底深处,独自一人思索起来。而六足刀篪则是懒散趴在泥土中耷拉着眼睛看看滕青山,见滕青山一时半会没动静,六足刀篪竟然闭上眼睛开始直接歇息了。

“这洪天神甲,肯定是地底路线经过的某处。”滕青山皱着眉头,“到底,那尤石金会将洪天神甲藏在哪呢?”

“会不会,一开始扔神器部件的时候是放烟雾弹,趁机扔出洪天神甲?”滕青山一时间无法确定,尤石金扔出洪天神甲的大概地点,如果真的要找,那范围实在太大太大,找寻难度太高。

“假如我是尤石金。自知快死了,肯定是想要将洪天神甲,送到洪天城幸存者手上。”

滕青山思索着,“发现有人在后面追,肯定是想要甩掉敌人!所以,就想起用另外一套次一等的神甲,来诱惑敌人,令敌人追不到……后来,伤势越来越重。自知无法将洪天神甲交出去。肯定是不想让我发现,让我得到。”

“所以,扔出洪天神甲,绝对不会用天地之力包裹。那样会被我发现,他不敢冒险。”滕青山愈加确定。

“那么,一开始用神甲部件诱惑时,洪天神甲应该还没丢。那时,他还想着坚持,坚持到能送出洪天神甲。”

“嗯,我记得到后面,尤石金说话都说不清,显然已经重伤。那时候竟然还和我对话。应该是迷惑我。”

“那么——”

“尤石金扔出洪天神甲。应该就是那一段路程左右。”

“扔出洪天神甲后,没多久,尤石金就死了。”滕青山心中瞬间确定大概位置,“也就是说,那一段距离可能性最大。”

虽然没十成把握,可也顾不了太多。

“刀篪,刀篪。”滕青山立即喊醒六足刀篪。

六足刀篪睁开惺忪的眼皮,血红色双瞳无奈看一眼滕青山。

“走,回头。”滕青山指向返回方向,六足刀篪任劳任怨让滕青山跃上它的背部,而后六足刀篪化作了一道巨型电钻轻易撕裂地底岩石、土壤,以惊人的速度朝西南方前进。

“这是我拿到那臂甲的地方。”

一边前进,根据自己留下了神斧劈下的印记,以及一些特殊的参照物,滕青山迅速判定一处处方位。

“停!”滕青山又跳下六足刀篪,看到身前被开山神斧斜劈出的接连两道斧刃,“就从这里开始仔细搜……估计得搜三四十里地底路程。”一想到那仅次于至高神甲的‘洪天神甲’,滕青山就充满干劲。

“刀篪。”滕青山也连招呼六足刀篪这个‘苦力’。

“吼~~”六足刀篪不满低吼一声,六条刀臂也发出道道刀芒。

咻!咻!咻!

剑芒、刀芒将路径周围的土壤、岩石层一次次贯穿,滕青山和六足刀篪体表都有天地之力笼罩,将土壤、水滴等都隔绝在外。就这么的,滕青山和六足刀篪开始了辛苦地神甲寻找。

……

在地底找寻许久。

“根本不确定准确位置,只能一寸寸地方寻找。”滕青山双手不断射出道道剑芒,假如不小心,漏掉一块区域,说不定洪天神甲就在那一块区域。毕竟是在地底……即使近在数丈,被泥土岩石阻碍,眼睛也看不到。

六足刀篪也有些疲倦了,六条刀臂随意挥着,刀芒四射。

噗!噗!噗!

贯穿泥土岩石的声音不断响起,听得滕青山都麻木了。

“哐当!”

一声清脆的声响突兀响起。

“嗯?”滕青山一下子精神起来,眼睛完全亮了。

六足刀篪那三角头颅也猛地扭头,看向声音传来方向。一人一妖兽彼此相视一眼,眼眸中都有些喜色。

滕青山是喜悦,可能找到洪天神甲了。

六足刀篪是喜悦,不需要做这等矿工苦力了。

嗖!

滕青山和六足刀篪同时朝声音源处穿去,轻易撞碎了一层层岩石,终于冲到了目的地。

“这是——”

滕青山死死盯着眼前这夹在在土壤碎石中的散乱开的各个部件,只见头盔、内甲、战靴等都分散在周围,每一神甲部件都是血色的,整个神甲仿佛有着一股奇异的魔力,单单眼睛看着都不由热血沸腾,有一种欲要嗜杀的感觉。

“这就是洪天神甲,仅次于至高战甲的洪天神甲。”滕青山连蹲下来,将一个个部件迅速收齐。

仅仅三息功夫,一套洪天神甲就完全收齐了。

“尤石金当初,的确是将这一套神甲放在一起的。”滕青山表情微微一变,仔细看向内甲的内部,只见洪天神甲内甲上竟然隐隐有着纹痕字迹,四个大字——洪天神甲。

“洪天城,恐怕也是担心,这仅次于至高战甲的‘洪天神甲’会被人当成普通战甲,所以,刻意在里面留字吧。”

滕青山没多想,当即唰唰地就开始穿戴起来。

套上血色战靴,穿上内甲,神甲部件滕青山一件件穿戴起来:“嗯?这东北王‘洪天’的身材应该比我略大,穿起来显得有点松。”心中虽然这么想,可是滕青山却美滋滋将一套神甲完全穿好。

穿戴完毕,只有双手、面部露在外。

“这洪天神甲结合天地之力,这防御……”滕青山体表迅速聚拢天地之力,罡劲和天地之力,流窜于神甲和身体之间。可就在这时——

“嗤嗤~~”

原本略显宽松的洪天神甲竟然自然而然地略微缩紧一些,很舒适地贴在身上,滕青山甚至于感到,毛孔能透过神甲吸收外界空气。甚至于此刻感觉不到神甲重量,一点都不影响各种攻击动作。

“不愧是神甲。”滕青山施展开身法,一时间在地底出现数十道身影,而后凝结为一。

“一点都没影响,身法还是一样灵活。”滕青山看着身上的洪天神甲,愈加自得。

单臂抓起一侧开山神斧,直接朝左臂上劈!

哐!哐!哐!

虽然没用多大力气,可是这接连三斧头,左臂神甲上一点印痕都没有。

“啧啧,不愧是洪天神甲。”滕青山心情愉悦。

“该去一趟洪天城了。”

滕青山身穿洪天神甲,手持开山神斧,落到六足刀篪背上。

嗤嗤~~~

六足刀篪直接朝上方直冲,待得冲破地表后,双翼一震,便化为一道流光迅速朝洪天城方向飞去。

六足刀篪钻地速度是快,那也是相对其他妖兽钻地而言。论绝对速度,自然还是飞行比钻地要快。

******

当六足刀篪飞到洪天城城外的时候,已然是黑夜了,此刻的洪天城早已经恢复了宁静。

滕青山居高临下俯瞰下方,只见洪天城城外有着大量的军营驻扎着,此次天神山军队数量太多,唯有驻扎在城外。

“好浓的血腥气。”滕青山闻到这冲天的血腥气,黑暗视力更是令他清晰看到下方地面上的黑褐色,那都是大量血迹的遗留,一想到洪天城那拼死、疯狂的近八万骑兵,“怕是都死光了。”

虽然后面滕青山没观察到,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近八万铁骑全部死了,连重伤没兵器的一些军士都自杀而死,天神宫没有得到一个俘虏。

洪天城虽然死了八万铁骑,可是天神宫损失更大。

“呜呜~~”

那连绵的军营当中,有死去同伴的痛哭声,有胜利后的谈笑声,也有重伤兵士的痛苦呻吟声。再伴随那浓郁的血腥气,令滕青山只是叹息一声。

“整个九州大地,想要受灾苦难最少,最好的办法,就是维持尽量长的平静,想要保持永久的统一,根本不可能。”滕青山没多做停留,便乘坐六足刀篪俯冲进入洪天城城内,同时也清晰感应到——

天神宫虚境强者们的气息。

……

一间雅致庭院中。

“嗯?”正聚集在一起一同晚宴的裴三、天神‘苏蒙特’、李朝、兽王‘乌侯’、裴浩、雪莲教主六人,都停下碗筷。

“呼和来了。”苏蒙特微笑道。

“到现在才来,恐怕,是将得到的神甲放回去,再过来的吧。”雪莲教主哼了一声,“估计会谎称,说根本没得到神甲。”

“小莲。”裴三立即瞪了女儿一眼。

“记住,这荆意是客卿,并非我天神宫下属。”裴三传音给在场几人,裴三的意思很明确……虚境强者都是尊严的,不是你呼来喝去的。既然不是下属,六足刀篪是人家的,去找寻神甲,凭什么要借给你天神宫六足刀篪,让你天神宫去找神甲?

人家自己去找,无可厚非。

“哼。”雪莲教主没多说什么,在雪莲教主等人眼里,以李珺和天神宫关系,不少人潜意识里认为滕青山就是天神宫一员。所以,就应当听命令。

毕竟,天神宫三大客卿。

其他两位客卿,在宫主‘裴三’面前也是唯唯诺诺,完全将自己当成裴三的属下。没法子,天神宫太强,他们当然得依附。

“不就是有一头刀篪。”雪莲教主心中暗道,“想贪墨神甲之心,谁看不出?”

嗖!

一道流光降临在庭院内,正是穿着一身血色洪天神甲,手持开山神斧,脚踏六足刀篪,单手抱着另外一套神甲的滕青山。

(第二章到~~还有第三章!兄弟们,来点月票啥的,给番茄加加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