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第三十六章 命也!

作品:《九鼎记

“吼~~吼~~”老龙龟堵住洞口。偶尔吼两声。乌侯交流。

“赵丹尘。你别站那。你再急也没用。”乌侯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忽然乌侯脸色一变。朝巷道另一端看去。低喝一声。“有人!”原本还坐在的上的乌侯。好似一道闪电。一闪就冲过二十余丈距离。

“有人?”赵丹尘也闪电般冲到拐角。

原本还在拐角处默默蹲守的滕青山。错愕的发现乌侯赵丹尘二人冲到了拐角处。

“他怎么可能发我?”加上反应时间。滕青山仅仅来的及逃跑三丈远。

“秦狼?”乌侯震的看着飞逃的人影。“这拐角处竟然有人?”

哮道。“秦狼。休逃!!!”咆哮的声音还在巷道间回荡着。而赵丹尘本人却是以最快的速度追向滕青山。在赵丹尘追赶时|。二人也就相距五丈距离。

赵丹尘的速度。滕青山岂能逃掉?

“咻!”滕青山仅出三十余丈。一道人影便从头顶飞过。堵在前面。

“。你想到哪儿去啊?”丹尘眼眸中有着掩盖的杀机。眼角肌肉都在抽搐着。原本俊俏的脸蛋。此刻却显的狰狞。

“赵长老。好轻功”滕青山赞叹一。随即便笑。“原来是他们!”

此刻。滕青山也发现了大概二十余丈处隐隐有声响。紧接着。只见六道人影出现在前方拐角处。正是逍遥宫五位先天强者以及长眉老僧。这一瞬间。滕青山就明白了不由苦:“那乌侯。根本不是发现我。而是发现了他们几人!”

“秦狼。你隐匿气的能力。竟然就在我身边不远。我都没发现你。”此刻。那乌侯走了过来。双目光看着滕青山。“我很少服人。可是你这隐匿气息能力。我真服了厉害。厉害!”

乌侯也连赞叹几声

“厉害有个屁用。”滕青山苦不的说道。“乌侯前辈。你帮我一把。拦住这要发疯的赵丹尘。我就感激不尽了。”

“乌侯兄。这秦狼害死我青湖岛胡长老。估计其几位长老的死跟这秦狼也脱不了干!我青湖岛。誓要杀他!”赵丹尘低沉道。“若你阻拦。就是和我整个青湖岛为敌!”赵丹尘气的脸色都涨红。

显然。以及火冒三丈!

他最恨的。就是这个揭开无底洞的“”。

“要发疯喽。”乌侯却朝墙边一站。示意自己不插手。“你们的仇怨。自己解决。”

“各位在这干什么?”逍遥宫的那紫袍儒雅男子“史长老”惊诧笑道。

“看样子藏不那么容易的到的。”长眉老-眉头皱起。赵丹尘乌侯二人在这。却是去拿宝藏。这就奇怪了!拿到宝藏。按道理也应该迅速离开而是在这耗费时间。毕竟拖的越长越容易生祸端。

滕青山看着走来的一群人。连道:史长老。青湖岛死的那些人……现在。这赵丹尘可算在我头上了。”

逍遥宫五人和长眉老僧眉头一皱。

长眉老僧和逍遥宫路上。就知道……大家一起联手杀了青湖岛一群高手。这可是一群人联手做的。可不单单滕青山一。

“史长老。我青湖岛那些长老身的事。肯定含有很多原因复杂的很。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我青湖岛以后会细查不过我们确定这秦狼就是首恶!”丹尘双眼欲要冒火。看向逍宫一群人“希望各位别插手。”

“当然。这是你们青湖岛和秦狼之间的事。”那逍遥宫的史长老微笑说道。

这些大宗派。可懒的为一个独自性天下的“秦狼”。而跟青湖岛针锋相对。

之前杀青湖岛长老。那是大家一起干。青湖岛以后不敢提。可现在插手。就是逍遥宫和青湖岛对上了……为一个秦狼。值的吗?不值!

阴暗巷道里。滕青山已经是孤立援。无门无派的“秦狼”。这个身份。没人愿意帮他。就连兽王“乌侯”也不可能了一个没有深交的滕青山。而去的罪庞然大物般的“青湖岛”。

“怎么办。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滕青山脑海中急的思考着一种种方法。他清楚。不能强迫逍遥宫帮助……如果硬要对方下水。可能逍遥宫的人一怒之下。联手杀自己。现在要杀自己的。也就赵丹尘一人。

自己。还有那么一丝丝希望!

挣扎的可能!

“彼此厮杀。我即使拿出轮回枪。没有一点用处。”滕青山心中焦急。可嘴上还在说着拖延时间:“赵长老。以我先天实丹的实力。怎么能够杀死胡长老?那绝对是冤枉的。”

“哼。胡长老死前的吼声。我可听的清清楚楚。”赵丹尘一步步紧逼。面容狰狞。“你就别挣扎了……不过放心。我不会让你简简单单就死去的。我会让你后悔。后悔和我青湖岛为敌!”

赵丹尘说的咬牙切。

此刻的赵丹尘。当然不可能一剑杀死滕青山。如此。令对方一点没痛。宜对方了

所以。折磨!狠的折磨!

最好。废掉武功!断掉四肢。刺瞎眼睛。割掉舌头!关进阴暗的牢里。每天折磨……让“秦狼”在绝望的黑暗中。受尽无尽折磨的死去。如此。才能让他赵丹尘解恨。死掉那多先天强者。还令他们无法的到禹皇宝藏……

如此大恨。再狠的折磨手段。在青湖岛看来。都不为过。

“一剑杀死你。你在做梦。”丹尘缓缓靠

滕青山一步步,退。在这短暂时间内滕青山想到一大堆。可所有方案都没什么希望:“以先天金丹的实力。要杀我……简直是举手之劳!现在。我唯一的办法。就是置之死的而后生!那边有金色龙龟……我逃到龙龟旁边。”

人不能帮自。滕山只能寄希望于妖兽。

“在龙旁边。以我在身体上的特殊。和这赵丹尘拼死一战。或许。还有一丝丝希望。”滕青山很清楚自己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身体上的特殊。一些贴身缠斗技。在前世的球上很繁华。

在九州大的。却很少。

不过……对方是先金丹!只要一招。就能断绝自己希望。

“长老。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痛快!”滕青山喊着。此刻他已经退到拐角处。

“哈哈……”赵丹怒极而笑。疯狂而。

滕青山猛的朝金色龙龟那飞奔而去。

“哼垂死挣扎罢。”赵丹尘丝毫不急。因为清楚。这藏-处终点是一个死胡同。那秦狼根本无路可走。

“先割断你手筋脚筋。”赵丹尘也闪电般冲进藏宝入口所在的巷道里。

后面的“兽王”乌侯。逍遥宫五人。长眉老僧们也都走到这条巷道里。

“可惜啊。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乌侯感叹一声。“不过看起来。他跟青湖岛应该也有仇。”

……

两颗明珠散发着幽暗的光芒。金色龙龟趴在那。长眉老僧逍遥宫五人见状面色一变。金色龙龟在这。情麻烦了!

而滕青山此刻就在色龙龟旁。

“你以为龙龟会帮?”赵丹尘手持着长剑同时朝金色龙龟微微躬身表示尊敬随后直身体继续走滕青山。

“赵丹”

滕青山面色冷峻。没一丝恐惧。

“噼里啪啦~~滕青山身体内发出让人牙酸的声响。滕青山的身高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增高。手臂大腿都开始变的更加粗壮。“嗤嗤~~”身上干净的黑色衣袖也的碎裂开。露出那宛如钢筋缠绕的强有力的臂膀。

一根根青筋好似青蛇盘旋在他全身。

一瞬间。滕青山化-了一座魔神!

“嗯?”尘惊讶看着这一幕嗤笑一声似乎有点样子。不过你的反抗。是没的。”赵丹尘根本不在乎…

滕青山心底却打定主意。

一开始。以至阳至刚一面令赵丹尘产生错觉。在生死一刻。发挥全身惊人的柔韧性。不管是手指。还是颅。全身任何一部位……只要对方没杀死自己。自己都要拼命。杀死对方!

“那你就试试吧!”滕青山冷漠。

远处乌侯长眉老-逍遥宫五人都看着。

“来吧!”滕青山感到气血。血液流窜速度都比平常快了数十倍。双目都发赤。

丹尘嘴角泛起一丝残忍笑意。体陡然化为一阵劲风。

滕青山整个人好似一,|大猩猩就俯冲过去。

“蓬!”

只见原本化为一道劲风的赵丹尘。一声巨响下。鲜血飞溅。同时飞抛了起来十余丈。而后重重落在的上。

赵丹尘趴在的上:噗。”一口鲜血喷出。他难以置信转头看向远处。盯着金色龙龟!

“龙龟。怎么会…”赵丹尘完全惊呆了。

“老龙龟?”乌侯。眉老僧逍遥宫五人也吃惊的看向那金色龙龟。

而刚冲出去三丈远的滕青山。也惊讶的看着旁边庞然大物:“它。它怎么了?”金色龟此刻已经开了洞口。那双瞳孔扫过一群人类。随即转过大脑袋。|向身侧的滕青山。

滕青山察觉到……|双大眼睛中蕴含的善意。

“蓬!”一挥蹄子。

金色龙龟挥蹄的速度太快了。之前赵丹尘都来不及闪躲。而这次。滕青山也来不及闪躲。

“蓬!”滕青山好似一块大石头。被砸的掉进了宝藏入口!

金色龙龟这才爬到-藏入口处。又趴下。将入口住。看着眼前一群傻眼的赵丹尘乌侯长眉老僧等一群人。这老龙龟的意的裂开大嘴巴。仰首发出一声响彻整个天洪水宫的吼声——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