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四十五章 血人

作品:《九鼎记

—— 对这仿佛能刺破天际的凌厉一枪。那孟田只是看似随ii下方劈出一刀。

呼!

妖异血红色刀光再闪一次。锵的一声。孟田便借力扑向后院中央正在厮杀的黑甲军众人:“哈哈!”一声张狂大笑。血红色刀光便朝百夫长“杜洪”劈去。杜洪不由色变。手中长枪根本来不及阻挡。

“咻!”

黑夜中。一缕寒光射穿长空。_青山盯着远处的孟田。左手刚刚射出一柄飞刀。

飞刀速度之快。孟田脸色微微一变。

“锵!”孟田手中的血月刀立即一转。挡住这飞刀。

“杜洪。速战速决。杀光他们的人!”滕青山一声暴喝。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扑向那孟田。手中长枪带着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是!都统大人!”杜洪高声应命。随后嘶吼一声。“兄弟们。杀光他们!”

甲二十二人。现在已经倒下二人。

不过……

对方最i缠的八名内劲高手。被之前滕青山刚进入后院的时候就一口气杀光。现在石客栈这一方的剩的高手。面对全身穿着重甲。相互辅助的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一筹莫展。_-剑砍在对方身上。对方没事。

可他们都只是穿着软甲。怎么斗?

要杀黑甲军的人。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噗哧!”“噗哧!”“噗哧!”……

黑甲军军士战成两排。不断前进。一名名石客栈的高手倒在长枪下。_朱崇石麾下的数十名护卫们也弓箭在一旁射杀。一时间。滕青山这一方反而占据了优势。_于孟田下人马死伤极多。

不谈这些人厮杀。滕青山和孟田也厮杀的兴起。

“轰!”

轮回枪猛然砸来。强劲的力量速度引起一阵气爆声。

孟田脚下一蹬。整个人便窜上了石客栈三四丈高的屋顶。而滕青山的轮回枪直接将石客栈的墙壁给砸的崩裂出一个大窟窿。滕青山一抬头。同样是一跃而起。宛如一头雄鹰扑向猎物。

“这个滕青山真的不足二十岁?”孟田有些怀疑朱家十三少爷的情报了。“每一招看似简单直接。却让人难以抵挡。_似是直刺。却随时都能旋转改变攻击方向。_明一记!砸。可他却能瞬间收枪改变攻击!”

“不足二十岁。枪法却好似滔滔江水。大气磅礴。让人难有抵挡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个老怪。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_过几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对手!”

他却不知道。

滕青山当初创造枪法。花费精力最多的就是“混元一气”枪法。这是最强防御枪法。在长枪一拉一转之间。可以瞬间转化为任何攻击枪法。_混元一气枪法为“中枢”。滕山根本不怕攻击有停顿。给敌人机会。

唯一会有破绽的一招。就是毒龙钻!

一旦施展毒龙钻。枪法有瞬间的失控。可是“毒龙站”这绝招。连蛟龙都能伤。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踏!踏!踏!

孟田迅疾的在屋顶上飞奔。滕青山也闪电般在后面追着。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大言不惭!”滕青山冷喝一声。

孟田脸色一变。他自持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是有身份的前辈。而且也八十多岁了。才这么说的。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声狂笑。原本飞逃的孟田陡然转身。就是闪电般一记刀法。

滕青山目光锐利。手中长枪心随意动。一记“如影随形”枪法直接刺去。

呼!呼!呼!呼!

几乎眨眼功夫。孟田的身影完全模糊了起来。滕青山只是看到。那一道道刀光从周围各个方向覆盖过来。上方侧方前方后方侧下方……一瞬间。滕青山就好像被刀光牢狱所困住。

血月舞。孟田名震天下的绝招。

可以在一瞬间。出足足七七四十九刀。每一刀都有开碑裂石的可怕威力。

锵!锵!锵!锵!

一阵急促的撞击声接连响起。每一次撞击都产生强烈的气爆。震的周围的砖瓦都裂开。飞了起来。

孟田后退。而后站定在一条屋顶大梁上。

滕青山也站在木梁上。心底暗惊:“好惊人的速度。这孟田的速度。比小云可要快多了。_亏我的“影随形”枪法。如今已经悟出“生-不息。连绵不绝”的意境。可以一枪快似一枪。每一枪都相连!否则。单单这五万斤的力气。估计是挡不住了。”

滕青山惊讶。他却不知道……孟田是何等的震惊。

“他。他挡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挡住了!”孟田感到体内血液一阵上涌。欲要吐血。

四十九刀。一刀快似一道。这对身形移动速度挥刀。都-

i——苛刻要求。

“哈哈……滕青山。老朽佩服。看来过不了多久。你也能名列《地榜》。不过我孟田说话算话。今着这孟田一笑。便朝远方黑暗中冲去。可是一道锐啸声响起!

一柄飞刀!

孟田不的不停下。全力防御这一记飞刀。

“孟田。你想走。也要看我准不准你走!”滕青山整个人几乎和飞刀同时飞出。当孟田挡住那一记飞刀的时候。他就看到滕青山已经从高空扑来。

居高临下。轮回枪势大力沉的一记猛劈!

呼!

虽然劈拳。转为枪法没有成功。_以滕青山在劈拳上的领悟。这一施展下来。依旧仿佛一座高山轰下般。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田抵挡一记飞刀。来不及躲。只能将血月刀在头顶一横。

“锵!”

脚下的瓦木头碎裂。孟田直接被这一枪给砸的掉下去。

……

那二十几名在石客栈的汉子们。在厮杀一开始。就立即跑出了客栈。他们站在外面遥遥看着动静。此刻正看到滕青山和孟田在屋顶厮杀。随后掉下去。

“大哥。听到了吗?一个叫孟田。一个叫滕青山。”

那披散着长发的汉子点头道:“孟田。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没想到咱们兄弟在这荒郊野外的客栈。还能见到这一场大战。不过。那位叫滕青山的。也真够厉害。竟然丝毫不处于下风。”

“刚才咱们还想跟人家动手。还真是找死啊。”那些汉子们都有些后怕。

看人家手段。估计就滕青山一人。就能杀光他们所有人。

“大哥。你说他们谁会赢?”一群汉子都盯着石客栈。此刻石客栈中巨响不断。滕青山和孟田显然在里面厮杀。

“应该是孟田!听刚才他在屋的话。明显是爱才。并没有施展出最强绝招。”那披散头发的汉子思着说道。“而且。孟田他能名列《地榜》。那肯定拥有着压箱底的可怕招数。一旦施展。那滕青山估计要败!”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

“呼!”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的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咻!

可怕的寒光从客栈的墙壁中穿出。仿佛是钻墙机器。随即。轰的一声。那滕青山整个人就撞碎了墙壁。碎石乱飞。可滕青山那双凌厉的眼眸依旧盯着那孟田。

“噗!”长枪枪头反射的寒光。已经到了孟田身前。

“锵!”孟田身体飞抛开去。

“滕青山。难道你真的求死!”孟田恼怒喝道。

滕青山冷然盯着他:“你若能杀我。就把你的手段拿出来。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你这位《地榜》高手的祭日!”

孟田目光一寒。他不是不想杀滕青山。而是他的压箱底绝招一旦施展。对他身体损害不小。_以不到生时刻。他是不想动这一招的。而滕青山那大气磅礴的凌厉枪法。也让孟田真的没其他办法。

“是你找死!”孟田咬牙切齿。

“嗤嗤~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_瞬间。这些鲜血就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滕青山不惊反喜:“终于能看到能立足《地榜》的高手。真正的实力了!”

血人。血红的刀!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一道血红色影子瞬间划过十丈距离。速度之快。滕青山也是大惊。

“嗤!”

血月刀快到极致的一刀。甚至于引起空气震荡。刀影模糊。让滕青山视野范围内完全模糊了。他竟然看不清刀的真身!

滕青山的耳朵一动。

眼睛耳朵结合。滕青山瞬间判定刀的位置。体内的内劲瞬间汹涌起来。令滕青山出枪速度再提升一个台阶!滕青山也结合《烈火枪诀》。再度完善五行枪法。每一枪都可以通内劲刺激要穴。使的出枪速度激增!不过平常滕青山不需要那么做。而今天。他终于做了!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呼!”

轮回枪就是一道闪电!刺向那模糊的红色刀影!

破天际!

锵!

轮回枪和血月刀几乎一碰便分离开。血月刀和轮回枪都受到影响。都改变了方向。_田和滕青山都躲避-方的兵器。只是……滕青山的轮回枪。长九尺六寸。_那血月刀却才-尺有余。

此刻。长兵器是有利的。

血月刀还未碰到滕青山。而轮回枪却“噗哧”一声。旋转着刺入了孟田的左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