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三十章 中毒

作品:《九鼎记

≈;≈;≈;≈;哈哈,受死吧!”白崎猖狂大笑,他根本没瞧得起过\7

≈;≈;≈;≈;一个一开始只敢躲在远处放飞刀的,又能有几分手段?

≈;≈;≈;≈;“大哥。”那受伤的大胖急切喊道。

≈;≈;≈;≈;“阿延,别发疯。”银发中年人也急了,他们都知道,四人中董延实力是最弱的,只是因为聪明、手段狠,才成为四人中的首领。单论实力,大胖、二胖任何一人,都能轻易击败这董延。

≈;≈;≈;≈;薰延却是状若疯狂,冲过去。

≈;≈;≈;≈;“哈哈!”白崎双手持枪,便要刺死董延。

≈;≈;≈;≈;就在这时候——薰延眼眸中掠过一丝森冷之色,右手袖中突然冒出一个黑色长管状物体,他猛地一按这黑色长管其中一个凹槽。

≈;≈;≈;≈;咻!数道幻影从黑色长管管口射出,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白崎脸色一变:“不好!”那无名暗器太快,他只来得及手中长枪一挥,才勉强碰到其中一道幻影。

≈;≈;≈;≈;“小贼,受死!”白崎只感到左臂、右腿一疼,很快便麻木起来,他大怒,怒吼着要杀死那董延。

≈;≈;≈;≈;可董延却转身就逃:“不怕死的,追啊!”

≈;≈;≈;≈;这一旦中毒。越是动地猛烈。气血流动快。这毒波及地速度就越快。白崎只能站在原地根本不敢动。而那薰延就是在十丈外。明显还不想逃。他目光扫过二胖地尸体。又看向那李老三腿上绑着地紫金袋子。

≈;≈;≈;≈;那里面可都是紫金!

≈;≈;≈;≈;“来啊。来我就杀了你。”白崎猛地一点自己左臂和右腿地穴位。同时立即扯开衣服布条。在左臂靠近肩部位置。以及大腿上。狠狠地扎紧了。欲要阻止这血液流动。

≈;≈;≈;≈;那银发中年人立即一把抓住那二胖地尸体。

≈;≈;≈;≈;“都统大人!”一声大喊。滕青山和田单二人终于现身了。

≈;≈;≈;≈;“我们走!”董延一咬牙。直接冲过去跳上马。

≈;≈;≈;≈;那银发中年人也将二胖尸体放在马上,大胖也上马,这几人立即驾马飞奔。这薰延几人麾下的马,都是能日行千里的好马,这瞬间爆发的速度,令滕青山和田单二人只能望着对方背影。

≈;≈;≈;≈;其实论速度,田单或许赶不上,滕青山却是能赶上的。

≈;≈;≈;≈;不过……

≈;≈;≈;≈;滕青山不可能为了帮白崎泄愤,而暴露实力。

≈;≈;≈;≈;……

≈;≈;≈;≈;策马飞奔,董延几人痛苦的很。

≈;≈;≈;≈;“小弟,小弟!”那大胖眼中含泪,痛苦的很。

≈;≈;≈;≈;薰延咬着牙:“是我,是因为我,如果我早点拿出鬼灵针,二胖就不会死了!”在二胖深陷危机的时候,董延根本来不及取出鬼灵针,他只能用飞刀阻挡,可没法子,他救不了二胖。

≈;≈;≈;≈;“大哥,不怪你!刚才你根本来不及救二胖,我也是只能看着。”大胖痛苦的很。

≈;≈;≈;≈;“阿延,别太难过!二胖死了,幸好他有儿子留下来,算是没断了血脉。”那银发中年男子叹息道,“咱们现在,好好照顾他的一双儿子吧。”

≈;≈;≈;≈;延略微一思索,华丰城不能再呆了!我们马上回去,带上钱财,立即离开华丰城,离开江宁郡!”

≈;≈;≈;≈;发中年男子一惊。

≈;≈;≈;≈;“大哥,我们在华丰城辛苦拉起的人马,就这么不要了?”大胖看向这薰延,他们麾下的人马可都是本地人,都有着家室。让这些普通人跟他们闯天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断则断,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能在华丰城打下一番天地,在其他地方能混的更好!而且那个归元宗的混蛋,我董延总有一天,定要除他性命!”董延咬牙切齿说道。

≈;≈;≈;≈;“中了鬼灵针,他死不了?”银发中年男子问道。

≈;≈;≈;≈;如果优柔寡断,毒扩散开来,他必死。可如果他对自己狠一点,他死不了。最多,成一个废人!”董延冷笑道,“即使是废人,杀我兄弟,我定要亲手杀了他。”随即董延他们一群人,飞速赶往华丰城。

≈;≈;≈;≈;当天中午,董延他们,就带着孩子家室,悄然离开了华丰城,继续闯荡天下了。

≈;≈;≈;≈;

≈;≈;≈;≈;“都统大人,你没事吧?”田单连问道。

≈;≈;≈;≈;滕青山却发现旁边那一具尸体腿上的袋子,那袋子露出了紫金色颗粒,滕青山暗惊,竟然是紫金:“难怪白崎他会暗中动手,原来是为了吞了这紫金。

≈;≈;≈;≈;而不让宗内知道。”滕青山立即伸手,去解开那袋子,将紫金都放入那袋子中。

≈;≈;≈;≈;“滕青山,你干什么。”白崎喝道。

≈;≈;≈;≈;“这些紫金,是这人偷带出来的,当然得带回去。”滕青山平静说道。

≈;≈;≈;≈;白崎咬牙切齿,心中痛恨!

≈;≈;≈;≈;他这么悄然一个人来追杀那中年汉子,图得什么?还不是这紫金?可现在被滕青山二人发现,他根本没机会独吞了。除非……他能杀死滕青山、田单二人。可是滕青山的实力他非常清楚。

≈;≈;≈;≈;他宁愿,和刚才那四人打上十场,也不想和滕青山打上一场。

≈;≈;≈;≈;紫金没弄到,自己还中毒。

≈;≈;≈;≈;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啧啧!白崎都统,田单兄,这一袋子紫金,最起码得有十斤啊,甚至于可能还超过十斤。”滕青山拎着那小布袋子赞叹说道,同等体积的紫金,要比黄金要重的多。这也是为什么传说中,秦岭天帝的‘天剑’就需要过百斤紫金的缘故。

≈;≈;≈;≈;毕竟,一般用的利剑,也就几斤重。

≈;≈;≈;≈;可‘天剑’,就有过百斤。

≈;≈;≈;≈;一小布袋子紫金,有十斤,也就能理解了。

≈;≈;≈;≈;“十斤重紫金?”田单惊叹道,“那可就是一千斤的黄金,一百万两白银啊!这可是一笔巨富!咱们归元宗,那紫金矿区一个月,弄个出的紫金也就几十斤吧。这些人还真有手段,竟然偷到了十斤,还没被发现。”

≈;≈;≈;≈;每个月从其中弄个一斤,归元宗根本发现不了。

≈;≈;≈;≈;毕竟这开采紫金,每月产量不可能完全相同。

≈;≈;≈;≈;“十斤啊!”白崎更加心疼,都统的月俸很高,一个月有一千两银子,不过除去正常的吃喝花费,白崎一年也就落下个三五千两银子。让他积累到一百万两银子,一百年都不够!

≈;≈;≈;≈;“大人!”“大人,这里怎么了?”远处有几名兵卫走过来,立即恭敬的询问。

≈;≈;≈;≈;“都统大人,你还能走路吗?”田单担心道。

≈;≈;≈;≈;“你们两个。”白崎指向其中两个兵卫,喝斥道,“扶着我,上山!”

≈;≈;≈;≈;那两个兵卫心中无奈,可只能接受命令,扶着这白崎。

≈;≈;≈;≈;滕青山看了那白崎一眼,白崎脸色苍白,显得有些痛苦。

≈;≈;≈;≈;这刚走了大概二十丈距离,白崎便急切喝道:“快放我坐下来,快!”

≈;≈;≈;≈;那两兵卫吓得一愣。

≈;≈;≈;≈;崎急得右手一挥,将这两名兵卫给震飞到一旁去,随即白崎立即一屁股坐下来,猛地一撕自己的右腿裤子。

≈;≈;≈;≈;哗啦!

≈;≈;≈;≈;整个裤子一撕到底。

≈;≈;≈;≈;“什么!”滕青山和白崎二人看得脸色一变,只见白崎整个右腿都鼓起来一圈,整个都是乌黑乌黑的。

≈;≈;≈;≈;“这是什么毒?”田单惊呼道。

≈;≈;≈;≈;“这毒竟然这么狠。”白崎原本以为自己能靠内劲撑住,可谁想,在他连封掉自己穴位,而且用布带扎进,可只是减缓,根本无法阻拦,“田单,你们两个,可知道这是什么毒?知道有什么解毒方法?”

≈;≈;≈;≈;田单摇头。

≈;≈;≈;≈;滕青山也摇头。

≈;≈;≈;≈;对于毒,滕青山并不怕!

≈;≈;≈;≈;因为滕青山修炼的‘核心’,就是对身体的控制,在前世的时候,滕青山就能控制气血流动,控制心跳减缓等等。如今,滕青山对身体控制更厉害,无论是肌肉、皮膜、骨头、五脏六腑等,滕青山都能控制。身体能瞬间长高几寸,或者矮掉几寸。

≈;≈;≈;≈;甚至于,他可以控制局部区域,短时间内气血停止流转。

≈;≈;≈;≈;这毒传递,靠的就是血液流转。气血不流传,毒当然无法传遍全身。这也是,前世世界中ss级强者可怕的原因之一。而内劲高手,虽然实力强,可靠的是内劲。对于自身肌肉、筋骨控制,差的太远。更别说控制气血流动了。

≈;≈;≈;≈;……

≈;≈;≈;≈;滕青山自己不怕,可是却帮不了别人。

≈;≈;≈;≈;“都统大人,这毒蔓延的越来越快了。”田单急切道,眼看着白崎大腿乌黑区域在延伸,朝大腿根部延伸,他也感到心悸。

≈;≈;≈;≈;白崎喝道:“有刀没有?”

≈;≈;≈;≈;“没有。”

≈;≈;≈;≈;“我有匕首。”旁边有一个兵卫喊道。

≈;≈;≈;≈;“给我。”白崎立即从那兵卫手里接过这匕首,直接在大腿上划开一道伤口,顿时乌黑的血液朝外流。

≈;≈;≈;≈;仅仅瞬间,白崎便咒骂起来:“完全麻木了,这是什么毒?放血,一点用处都没有。”白崎清晰感觉到,毒素在不断地延伸,一旦延伸到要害,那他必死无疑。白崎额头冒出了冷汗,全身微微发颤。

≈;≈;≈;≈;嗤!

≈;≈;≈;≈;他上身衣服也被他撕裂,只见他的左臂此刻也变得乌黑、膨胀。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死,不能死!”白崎急得全身发颤,冷汗直冒。

≈;≈;≈;≈;“都统大人,再迟疑,就没救了啊。”田单喝道。

≈;≈;≈;≈;白崎整个人一个激灵,随即看了看自己肿胀乌黑的大腿、左臂,一咬牙,猛地一挥自己的匕首!

≈;≈;≈;≈;噗哧!噗哧!

≈;≈;≈;≈;大腿和左臂整个被割断开来!

≈;≈;≈;≈;只见被割开处,流出的鲜血,都是红色的。

≈;≈;≈;≈;崎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