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作品:《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哦。”杨佳慧若有所思的答应了一声。

汽车一溜烟的走了。

第一次去张军的家,对于一个杨佳慧来说即羞涩又兴奋,羞涩的是他们的关系即将要被承认;兴奋的是在未来婆婆的眼里已经过了第一关,她拉着他的手轻轻的摇晃着,她盼望着他能送给她一些勇气。

张军傻傻的笑着说:“我爸妈很好说话的,再说丑媳妇早晚也得见公婆。”

“你烦人!”她说着,故意的转过身躯不在理会他。

一会儿,杨佳慧拉着张军说:“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溜达溜达好吗?”

“好呀!”

张军非常爽快的答应。

他们到本市最大的超市--华丰超市,由于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会员日,所以里面的人不是很多,张军渐渐的明白了她要买一些礼物的想法,就拉住她说:“佳慧,什么都不用买,我爸妈只是想看到未来的丑媳妇。”

杨佳慧没有理睬,继续在超市里面转悠,她忽然看见一个服装礼品店里悬挂着一件半截的外套,大圆弧的对襟,黑底子红花,特别是一对方形的白色纽扣更显尊贵,老远看去就显得格外的醒目,服务员见他们过来,就热情的介绍说:“这是南韩进口丝绒面料,款式漂亮,高贵大方,特显气质。”

服务员说着把衣服拿了下来,杨佳慧仔细的看着,服务员又说:“是给谁买?”

“伯母。”

“那这件正合适,价格也不算高,才200元。”服务员说。

杨佳慧拿起衣服比量了一会自言自语的说:“大小差不多,就这件了。”

张军的家里,父亲和母亲特意的早早的请假回家,在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在家中紧张的忙碌,父亲听说自己未来的儿媳妇长的很好,心里也格外的高兴,做起菜来也格外的卖力。

随着一阵脚步的声音,张军领着她走了进来。

“伯父、伯母好!”

一见面,杨佳慧就首先打起招呼。

“欢迎、欢迎,快进屋。”母亲说着,拉住杨佳慧的双手上下仔细的打量一番。

把杨佳慧看的脸上像蒙上了一层红布,倒是更加的惹人喜爱了。

父母的热情让张军放下心来,他一直担心父母会对她有什么看法呢。

杨佳慧非常大方的说:“伯父、伯母,我能帮忙做什么?”

“都做好了,你就歇息就行了。”母亲的话里带着微笑。

张军笑着说:“她做菜很好吃的。”

杨佳慧不好意思的站在他的身后,一只手悄悄的打了他一下。

“伯母,看看这件衣服好看吗?”杨佳慧说。

张军连忙溜缝说:“她特意买的。”

“好看、好看,佳慧买的都好看。”说着,从兜子里拿出500元钱,硬塞到杨佳慧的手里。

“赚了。”张军笑着说。

“烦人。”

“来吃饭。”父亲高高兴兴的喊了一句。

在饭桌上,母亲问起杨佳慧的父母来。

杨佳慧看了看张军,才说:“我爸爸是四方公司的老板,我妈妈在那里做主管会计。”

张军一下就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的恋人竟然是四方公司老板的女儿,要知道,这个四方公司可是辽营市里很大的一家私营企业,员工就有几千人,据说,这个老板的身价已经过亿。

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才说:“你以前也没告诉我啊。”

“我不想让人知道,尤其是你。”杨佳慧说起话来,非常的直接。

母亲说:“是不是叫杨文才。”

“是的,伯母认识?”

“认识,老熟人了,呵呵。

父亲是个知识分子,对于这方面不太关心,他只是关心学习、成绩之类的话题。

“你是学金融的?”

杨佳慧连忙说:“我是在某某大学金融系毕业的。”

母亲殷勤的劝着菜:“多吃点,姑娘。”

“谢谢伯母。”杨佳慧很有礼貌的回答。

两杯酒下肚,父亲的话也多了起来,他问:“听大军说,你炒股很好的啊。”

“还行吧。”杨佳慧说的也非常的客气。

母亲有些不高兴了,她对着父亲说:“你个老头子,别老耽误人家吃菜。”

旋即又说:“佳慧,多吃菜。”

“恩。”

张军一直没怎么说话,他只是默默的吃着菜,他觉得自己的家庭和她有着很明显的差距,因此自卑感从心中悄然产生,他一直怀疑她的身世,今天终于知道了,既让他高兴又让他担心,他心里暗暗的想着自己的心事,第一次在他家吃饭,杨佳慧还是有一些不太自然,虽然他的父母非常的热情周到。

她看着一直没说话的张军,想问,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吃过晚饭,杨佳慧帮助收拾了碗筷,便一起在客厅里聊了一会,其实,年轻人和长辈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坐了一会儿,父母乐呵呵的把杨佳慧送到张军的屋子里,然后回到客厅看起了电视。

他们……

第48节道破天机

第48节道破天机

话说:心中已有爱意,才肯道破天机。

在张军的房间里,两个年轻人才放松了下来,因为毕竟和长辈在一起的时候过于拘束。

杨佳慧看见写字台上铺着的宣纸、看见笔架上的毛笔,不禁的问:“老侯说你的书法很好,看样子是真的了。”

“请领导监督、指导。”张军笑着说。

“我也要写!”

杨佳慧娇滴滴的说,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支笔来,张军将砚台的盖打开,让他尽情的抒发。

其实,杨佳慧在上学的时候也学过书法,只不过这么长的时间不习练,早已经荒废,她手中的笔还微微的有些发抖,写出的字也有些发飘,张军看见便用手把着,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那手软软的滑滑的让张军心醉、让张军痴迷。

张军偶然看了一眼身后,才发现母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将他的房门关上了,杨佳慧也注意到,不觉得脸上更加的红了,她搂着张军的脖子说:“你可不许欺负我。”

“恩,”张军嘴上说的挺好,其实,他是一个很正规的人,不会做出其他的什么事情来。

张军一时心血来潮,便说:“头些年我在书法学校学习过,还有大书法家给我的作品呢。”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