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连环狩猎

作品:《我的海克斯心脏

趣阁]

薇恩循着血腥味逐渐步入漆黑的小巷,这血腥味很新鲜,只有还未凝固的鲜血才能散发出这样的味道。

在追寻恶魔足迹的途中,她已经猎杀过许多黑暗生物,其中最多的就是变形者。

变形者是一些掌握了黑暗魔法的人类,他们平时隐藏在人群中,表现与一般人类无异。有些人生来如此,有些人则因为诅咒,或是自愿学习了这种魔法。

薇恩在杀死这些变形者的时候,闻到了他们血液的味道——无论是人类形态、怪物形态、亦或是承接两者的过度形态,其血液的腥味都与正常人无异。

而薇恩杀死的第一个变形者,却是她的恩师。弗蕾,一个弗雷尔卓德巫医,与薇恩有着同样悲惨的命运,却选择诅咒自己获得变形的堕落力量,作为复仇的资本。

她敬爱弗蕾如同敬爱自己的生母,但在弗蕾为了救她显出变成野兽之时,她却毫不犹豫的杀死了恩师,没有丝毫后悔。

因为这亲情,是在猎杀邪恶是缔结的,像伤疤一样将她们联系在一起。弗蕾的变形唤醒了她难以忘记的伤痛记忆,无法接受事实的她亲手将箭矢插进了弗蕾的心口。

总而言之,薇恩在一次次猎杀黑暗生物的过程中,感受到了愉悦、狂喜、痴迷成瘾,她的心理逐渐扭曲黑暗,最后经由弑师失去了唯一的温情,彻底黑化。

在她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丝传统德玛西亚人的正义友善与温柔,唯独留存着对邪恶无尽的嫉恨和复仇的黑暗决心。

俗话说,黑化强三分。也只有变得足够冷血无情,才担当得起暗夜中狩猎的猎手。猎物和猎手的身份互换了,符文之地的黑暗世界将会畏惧她的存在,正如这些恶魔从前让她心惊胆寒一样。

薇恩身穿深蓝色的紧身皮衣,身披暗红色披风,黑色长发束成糖葫芦串的长辫形状,这个造型是方便她在头发里藏一点出乎意料的暗器。

恶魔从来不会跟人公平对抗,这是弗蕾教她的第一课。

她并不担心小巷昏暗的环境,身为暗夜猎手,自然会给自己配备一些能在弱光环境下协助行动的装备。

她戴着的这幅暗红色墨镜便是用一种特殊的琉璃打造的,不仅不会降低光感,还能让她在黑暗中视物。

薇恩小心翼翼的接近,即使穿的是铁靴也没有发出任何打草惊蛇的声音。她走到了小巷的最后一个转角,还未见到恶魔行凶的场景,就已经先听到她折磨受害者的声音。

那声音像是耳鬓厮磨时头发之间互相摩擦的声音,又像是啮齿动物啃噬硬物时发出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但薇恩心中无比镇定,甚至感到更加兴奋。

她贴着墙角探出半个脑袋,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冷冷的注视小巷最深处。

在最黑暗的角落里,她看见一名**上身的男人,正跪坐在白色的地砖上,面对着死角的墙壁。

而在男人的身前,一个头上长角的绝美女子骑坐在他大腿上,一双利爪如同滚烫的尖刀,在男人的躯体上轻松划过,皮开肉绽。

看到血液渗出,女子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惊心动魄的恐怖微笑。

这抹微笑刺痛的薇恩的眼睛,终身难忘的景象在薇恩的脑海中闪现——一个头上长角的绝色女子,站在她父母鲜血淋漓的尸体旁。那时的薇恩惊慌失措,大声尖叫。那恶魔似的女人消失前,看了看年轻的薇恩,脸上闪过一抹恐怖而又充满**的微笑。

时隔多年,薇恩终于找到了她的仇人,愤怒使她攥紧了拳头,但理智告诉她再等一等,多观察一会儿。

恶魔的手段诡异莫测,层出不穷。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千万不能操之过急,如果打草惊蛇让她逃走了,那么薇恩很可能又要花费数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来寻找恶魔。

而她一介凡人所拥有的时间,禁不起这样的挥霍。

伊芙琳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她之前无数次的进食从未被打断,她想要得到的东西也从未失手,所以她有些懈怠了。

眼前的男子中了她的魅惑魔法,呆若木鸡,予取予求。

他发不出任何一丁点求救的声音,他的嘴巴已经属于她的了……只有那双眼睛尚可动弹,保持着极度惊恐的模样,在她撕破脸皮的时候他就这样子了。

伊芙琳注视着这双无助的眼睛。

男人虽然动弹不得,但是却依然能够感受到痛苦。

她把两根鞭绳绕到男人的背后,从头到脚,剥皮抽筋,寻找他的痛点。锋利的尾刺戳刺他的后腰,沿着肋骨缝隙切开血肉,再把脊骨外的薄皮剥开……让血淋淋的伤口全部暴露在肮脏的黑暗与寒夜的冷风之中,让不同的痛苦层层叠加,营造出如同千层蛋糕般丰富的口感。

他受到的折磨,物尽其用,绝不会浪费。

她看见他所有切肤的痛苦都在这双眼睛上显现,每当她换一种新姿势探索未开发的区域,男人的睫毛就会高频率的颤抖,痛苦也会一次次的冲击着顶点,直到**。

但是这还不够,这个男人的痛苦不够甘甜,就像劣质的蜂蜜,光有甜味却缺少高级的口感。

所以她只能够靠着想象,想象自己正在折磨的是白天见到的那位骑士小姐,或者是她身旁那位年轻的男子,以此带给自己更加畅爽愉悦的感受,简直欲罢不能。

“喜欢你眼前的东西吗?我来把你的眼皮摘掉。”伊芙琳收回一根沾血的鞭绳,放在唇边品尝尾刺滴落的鲜血,随后发出一声轻柔而放荡的笑声,开始向快乐与痛苦的巅峰冲刺,进入最后的收尾阶段。

薇恩虽然未经人事,但这并不妨碍她理解这娇媚叫声背后的含义,她知道接下来短暂的一段时间里,恶魔的感官都会被愉悦所充满,难以察觉周围的异动。

痛苦的氛围已经浓烈得让人几近窒息,她悄无声息的取下背在身后的重弩,架在身前。淬着圣银的巨型弩箭从暗处悄悄探出来,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瞄准了恶魔浑然未觉的娇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