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捻芯

作品:《仙魔惊剑

仙魔惊剑归乡第271章捻芯红衣女子注视正是躺在萧云怀里,浑身异常冰冷的浅云。

二十年前,她未曾出手杀了进入山腹的刘洪和梁敏,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借由别的身体重生。与寻常修士元婴夺舍不同,缝衣人自有自己的手段。而那一天,整个寨子上只有浅云一人出生也不是偶然。

萧云仔细探查过浅云,虽然修炼资质普通,但是好歹有。作为无疆境的女子哪怕在浅云还在母胎的时候就已经选中了她,因为浅云是唯一一个能修炼的人,即便重生也不可能去找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

所以在二十年前的羊神祭哪一天,浅云出生了,带着红衣女子的一魂三魄从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这就是浅云无法离开羊山太远的根本原因,同样也是浅云离开后红衣女子实力大减的原因。

红衣女子十分清楚,自己一旦展现出全部实力,那么便不可能存在太久,只有将剩余的魂魄全都融入到浅云身体里,才能再来一次,而且有自己所缝的红衣和阳神珠,他日也说不定还能重回顶峰。

女子将视线转移到萧云身上,有些生气,那可是自己的身体,这男子真是不知死活。等解决了这两位山上老祖,这个轻薄自己的男子必定要除之而后快。

天空中,桂文儿与田川依旧被死死的钉在空中,此刻身上的肉皮已经破开到腹部,显出里面红彤彤的肉,还能看见肌肉在跳动,血管在一张一合。

天下皆可去得的洞玄境又如何,一着不慎,还不是只能任人宰割。

红衣女子望着还在奋力挣扎的二人,双手再度翻飞如蝶,两人已经半开的人皮,刷的一下,就被彻底剥离下来,飘向了红衣女子。

肉皮被剥,两人自然是惨嚎连连,成了两个没有皮肤的怪物。只是身出小天地中,被天地压胜,各种逃命秘法也好,元婴出窍也罢,根本无从施展。

这,便是无疆境的恐怖实力!

红衣女子浅笑盈盈,再度屈指连弹,每弹一次,两人的惨嚎就一声高过一声。

血管开始爆裂,被抽筋,被削肉,被剔骨……

声声惨嚎在红衣女子的耳里,仿佛是最世上最美妙的音乐。她开始挪转脚步,扭动腰肢,跳着优美的舞蹈。

当两具白骨从天空中跌落的时候,女子的舞蹈也戛然而止。她伸手一招,便收取了两人的储物袋,两位洞玄境的身家,又是一座山头的老祖宗,家底自然丰厚,而自己借胎重生,需要的宝物丹药,那是越多越好。她当然记得那刘洪用来封住自己开辟空间的那件宝物,定然也在那同穿红衣的老祖储物袋里。

不过话虽如此,其余人的储物袋以他无疆境的眼光,还真瞧不上。

神识大致扫过,两人的身家之丰厚远超自己的预期。

一个踏步,红衣女子便瞬间来了萧云等人所在的那个巨大梧桐树下,而且悄无声息,只有萧云有所察觉。

撇过头,萧云望着那个身材娇小,仿佛人畜无害的红衣女子,努力的保持着镇定。

至于其余那些苗人,保持这先前的姿势站立不动,仿佛雕塑一般。

红衣女子反手一巴掌就拍飞了萧云,而浅云则悬浮在他身前,此刻眉头舒缓,面容安详。神识扫过,身前的姑娘仍是处子之身,女子这才没那么生气。

被拍飞的萧云,强行咽下喉头的甜意,出声道:“敢问前辈可是要借胎重生?”

红衣女子突然来了兴趣,这缝衣人的手段这青年人是如何知道的?

“哦?你师从何人?竟然知道我要干什么。”

萧云勉强站起身来,拱了拱手道:“晚辈是人间飞升的修士,初来灵界一直在这苗寨养伤,至今也不过数个年头。晚辈之所以能猜出,不过是因为晚辈略懂丹医之道,而且方才带着浅云逃离,她的身体便开始出现异常,离此地越远便越厉害,而一回来便又恢复了正常,在佐证她的出生日期和魂魄的异样,所以晚辈才斗胆猜测。”

先前,萧云只是探查了浅云的眼疾依旧是否有修炼资质,在浅云身体出现异常的时候,萧云就分魂仔细探查了浅云的三魂七魄,看看是不是浅云的神魂出现了问题,结果一探之下,里面居然多了一魂三魄。

这个发现让萧云惊讶不已,很显然这等手段只有那些高境界的人才能做到,结合羊山的异样以及浅云自身的情况,所以萧云才敢大胆猜测。此时此地,只能看看能不能周旋周旋,否则以这红衣女子的性子,不被虐杀还算好的。

“人间飞升的修士……”红衣女子呢喃一句,多少有些怀念的意味,自己都快忘了自己也是从人间飞升了。可惜运气不太好,被人抓去当做鼎炉、肆意采补,活得那叫一个猪狗不如。可是自己都咬着牙活下来了,学习这缝衣之法更是层层递进九死一生。要缝衣先缝己,当初自己剥自己的人皮的时候,那种痛苦现在还记忆犹新,若详详细细的叙述下来,就不止这几把区区辛酸血泪了。

女子又突然笑了一声,“你说你懂丹医之道,那你应该可以看出我现在的魂体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怎么?想拖延时间?为自己谋取生机?”

心思被看穿,萧云同样面不改色,说道:“前辈自己也应该清楚,你虽然无比强大,但是融魂一事有太多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即便你身前之人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但是到底有自己的意识和执念,我虽不知道你的功法有何特殊之处,但是只要不是夺舍就不一定有太大的优势。晚辈也曾有过数次被夺舍、被吞噬神魂的经历,其中滋味自然清楚,而且到时候即便是前辈成功了,换了一具身体,所有实力暂失,没了修为的你,难道就不需要人保护?”

红衣女子笑了笑,“区区蝼蚁,水塘之鱼,又如何知道大海的宽广!而且,既然我借胎重生虽是迫不得已,万全的把握不敢说,九成九还是有的,而且之后的事情自有打算,我之所以与你这蝼蚁废话,不过是看你即便知道可能会死但还是带着这姑娘回来罢了。你若是不自作聪明,我还真没打算杀你,现在嘛,你就去死吧!”

说完,伸手一吸,萧云同样飞到空中,被那只娇小的手贴着额头。

萧云顿感身体灵力一滞,连神魂都被禁锢,然后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正在生生抽取自己的神魂。

萧云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只是事到临头却也没有太大的惊怕或是遗憾,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美好的画面,雨梦、绿衣等等相熟之人……最后只是期望,被借胎的浅云性情不要向这红衣女子一般暴虐,这对原本善良单纯的浅云来说,是最为残忍的。

萧云闭眼认命,那股子吸力却突然停止了,随后萧云失去牵引跌落在地。

睁眼,只见红衣女子满脸泪痕,怔怔的望着萧云。

萧云一时不解。

红衣女子道:“我看到了你神魂内隐藏得东西和你丹田气府的剑元种子,而且以你的体质来看也说的过去,那么你就剑家人,而且是倚天剑剑灵所选的天选之人了。”

无疆境,已经算是这灵界最为高端的战力,所知道的东西自然不是萧云可以想象的,而且倚天剑的剑灵曾说过,灵界的局势同样水深火热,而自己便是那挽大厦之将倾的候补人之一,虽然萧云自己没太当回事儿,但是显然这天选之人肯定还有某些特殊的含义,否则这喜欢虐杀别人的红衣女子为何会如此失态。

大概想通了一些,萧云如实道:“晚辈从修炼起,识海内就有道神秘剑印,那枚剑印觉醒之后,便告知过晚辈一些隐秘,我的的确确是剑家之人,至于为何会被带到人间就不得而知,而且体内的剑元种子也的确是剑灵前辈所留。”

红衣女子缓缓走近,听着萧云肯定的回答,不断有泪珠从眼角滑落,偏偏嘴角却洋溢着笑容。

她缓缓走近萧云,伸手抚摸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君奉天,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萧云愣了,君奉天是谁,他听剑灵说起过,正是替天行道的行道人,而倚天剑便是其剑道显化,自己心中也是敬仰不已,可是这与自己又如何扯得上关系?于是赶紧道:“前辈误会了,我并不是……”

红衣女子伸手阻止了萧云继续说话,她凝望许久,又回头看了看熟睡的浅云,突然笑靥如花。

“你喜欢这姑娘?”女子没由来这么一问。

萧云愣了一下,叹口气,“这么温柔善良的姑娘,哪有不喜欢的道理,但是我对她的喜欢可能更多倾向于家人和想要保护她。”

红衣女子不置可否,男人啊有时候也是这么口是心非的,给自己找各种理由,“那好,我不杀你,但是你必须得将我这缝衣人的本事传承下去。”

萧云又是一愣。

女子继续道:“你不管是肉身还是神魂,或许你自己也有些察觉只是感悟不深,但在我眼里,就是破破烂烂,被缝了又缝,补了又补,日后对你大道无益,我们缝衣人不止能剥皮抽魂,自然也能馈补如新。”

不给萧云拒绝的机会,女子就从怀里取出针线盒,屈指连弹,一道道红针拖着长长的红尾全都没入了萧云的体内。

萧云只感觉神魂一痛,便蹲下身去,只是这么一瞬间,就冷汗连连。

切肤之痛,磨骨之痛,绞心之痛、神魂馈补之痛……

红衣女子缝衣的手段,便是将萧云的肉身神魂全部打散重塑,这个过程比起被虐杀刘洪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云跪伏在地上,脸色通红,全身青筋暴起,紧咬的牙关已经开始渗血。

萧云这一路走来,所受得伤也好,磨难也罢,可以说见识惯了大风大浪,只是比起当下来说,根本就是毛毛雨。

红一女子见萧云渐渐忍受下来,暗暗点头,自己的那个他何曾是怂包软蛋了。

片刻过后,她身上那件红裙,也开始有丝丝缕缕的融入进萧云的身体,像是缝衣的新线。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女子才收回针线,只是身体已经虚幻得有些透明,她望着已经事成昏迷的萧云,笑了笑,“记住,我叫捻芯!”随后望着身后悬浮的浅云,张口一吐,那阳神珠便进入了浅云的口中,之后自己也化作了点点红光,将剩余的两魂四魄全都融进了浅云的神魂内。

捻芯消失之后,她所外显的小天地也就没了,被禁锢的苗人开始苏醒过来,行动如常,一时间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阿爷看见浅云和萧云躺在地上,试了试鼻息,还好还好,立马叫来了人将他们带回了屋中。

现在族长巫师都没了,论资历阿爷便是主心骨。

比起其他懵懂无知的苗人,阿爷知道的自然更多,他吩咐苗人全都各自回家等待消息,不可以随意走动,更不能到山顶去,一切等萧云醒来搞清楚状况在说。

莫名其妙经历过一遭的苗人自然没有异议,许多人还在寻思是不是自己没做好,让羊神发怒,以至于会数次地动山摇。

傍晚的时候,萧云总算醒来过来,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他仔细探查了自己一遍,不论肉身还是神魂都焕然一新。他走出房间,来到浅云哪里,阿爷正守在浅云的床前已经睡着了,他没有打扰阿爷,再次放出神识探查起浅云来,身体没有丝毫异样,但是神魂却有两个,只是另一个已经沉睡,应该是那红衣女子的神魂无疑了。

自己没死,所有苗人没死,浅云也还是原来的浅云。萧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名字,像是记忆了多年一样。

“捻芯”,是那红衣女子的名字么?她到底要干嘛?

百思不得其解,萧云也就不去空力气了,总之盯着浅云便好。

至于现在,既然所有人都暂时没事儿,萧云也就放心了。立马御起遁光上了山顶,一具具白骨伫立山巅,萧云摸着怀里两个洞玄境修士的储物袋,立马化作一道光四处席卷了所有人的储物袋,既然已经活了下来,那么财宝一事,多多益善。

连那两位老祖的尸骨都枚放过,洞玄境修士的尸骨,那也是宝贝。收刮了所有东西,萧云就将那些身下白骨收拢一处,竟有两千余,而且大多都是元婴境。

萧云将他们全都掩埋在了羊山山顶的深坑之中,以婴火炼化成灰,毁尸灭迹。

虽然不知道这七星峰和赤星宫在山上势力中算那等,但是大小也是个宗门,就这么突然消失了,肯定会引来外人猜疑查探,为避免麻烦,还是稳妥些的好。

做好一切,萧云又再度查探一番,力求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至于捻芯的消失,以及她对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