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原来这就是王座

作品:《英雄联盟至高王座

什么?!

刚才爷爷叫这个洛云什么?洛王座?!

这...

齐思卉的脑海中如同惊雷炸响。

所以说,人不能太高兴,因为人一高兴,有时候说话就没那么谨慎,齐光耀一不小心,就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齐思卉的存在。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场面已经很尴尬了,想改口都没法改口。

洛云也不好多说什么,这种事情真的是越描越黑,他总不能和这些人解释一下,关于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事情吧。

那岂不是连带着乌兹和尚赫都得一起坑了,这是卖队友,那可不行。

况且,自己前世好歹也是双服第一,称一句王座真不过分。

想到这里,洛云也就释然了。

自己重生这件事情,最坏最坏的结果就是被人切片研究,现在对方已经放弃要对他不利,那么曝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孙云竹会将他的事情上报给华国高层,洛云并不意外。

人家没有选择大范围的公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那个...”

洛云僵硬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语速飞快道:“诸位,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哦哦哦...好的...”齐光耀和刘秘书长也反应了过来,随口敷衍道,“慢走...”

紧接着,双方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头就要分道扬镳。

“等等!”

齐思卉这个好奇宝宝又怎么会善罢甘休,她兴奋的说道:“爷爷,你刚才叫洛云什么?!”

“洛王座?!天呐!原来这个所谓的华国第一天骄,竟然是...呜呜呜...”

刘秘书长一把就捂住了齐思卉,他四处张望,一脸紧张道:“我的齐大小姐,你说话就说话,嚷嚷那么大声干嘛!”

好在,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应该是没人听见他们说话。

“松...松开!”

齐思卉掰开了刘秘书长的手,一扫之前的颓唐之气,自我宽慰道:“我还说怎么随便出来一个人就那么厉害,原来我是败在王座手里,那我也输的不冤嘛...”

齐光耀扶额长叹,他现在十分懊悔,没想到自己一向稳重,今天竟会犯下如此低级的失误。

主要还是齐思卉领悟了秘技,这种发生在自己最疼爱的孙女身上的事情,让他有些太高兴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活生生的王座...”

齐思卉左看看右看看,眸子中闪烁着好奇的小星星。

旋即,她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洛云,饶有兴趣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座啊,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同的嘛...”

“小卉,不得无礼!”

齐光耀见状,连忙出声制止。

若是讲究一些的人,这种轻佻的行为是很容易引起别人反感的,就算眼前这个洛王座看上去挺好说话,但你也不能太放肆不是。

“洛王座,顽孙在家骄纵惯了,有些调皮,万望见怪。”

既然事情都已经到这一地步了,齐光耀索性也不再遮遮掩掩。

洛云摇了摇头,露出一副淡然处世的模样,摆手道:“无妨。”

旋即他转过头来,嘴角微微翘起,反问道:“那...在齐小姐看来,王座应当有什么不同?”

齐思卉闻言,整个人瞬间就有了活力,她挥动着粉拳,一边比划一边兴奋道:“那自然是像黄金大会开幕还有那些视频中那般,一副身躯万丈高,威严肃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洛云苦笑了下,对比视频中那些投影出数万丈高身躯的王座,自己确实显得有些普通。

于是他哂笑道:“是啊,我既没有三头,也没有六臂,更没有万丈金身,也不够威严肃穆,倒是让齐小姐失望了。”

“没有啊,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齐思卉说完,小脸罕见的闪过一道红晕,顷刻便恢复如常,倒是没有人注意到。

齐光耀倒不觉奇怪,他自己都说了,王座说到底也是人,每个王座的性格都不尽相同,有人古板一些,有人随性一些,怎么可能千篇一律。

至于所谓的三头六臂万丈金身,那不过是民间将王座想象成了天上的仙佛。

王座的确有各式各样的神通,投影出来也确实有数万丈高,可那是人家的战斗形态,谁没事就投影出那么大一个人影玩,那不是闲着蛋疼么。

事已至此,齐光耀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补救。

他伸手邀请道:“洛王座,其实鄙人也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谈谈,如不嫌弃,我们可否借一步说话?”

“可以。”洛云点头答应,人家看上去也没什么恶意,有些事情,说开了对双方都好。

齐思卉见状,连忙在一旁跳脚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胡闹!”齐光耀板着脸道,“我和洛王座谈事情,你一个小姑娘跟过去做什么?!快回宿舍睡觉去!”

“我不!”齐光耀现在根本就吓不住齐思卉,她双手叉腰,露出一副娇蛮模样。

齐光耀哼了一声,朝刘秘书长道:“小刘,你现在给我把小卉摁到宿舍去,叫宿管员给我看好咯!”

“是!”刘秘书长点头,反手就扣住了齐思卉。

齐思卉左扭右扭,百般挣扎,可人家是璀璨钻石,又岂是她能反抗。

无奈之下,齐思卉鼓着腮帮子道:“你们要是不让我跟着,我明天就把这件事情发到网上去!”

“你敢!”齐光耀一吹胡子,瞪大了眼睛恫吓道。

齐思卉可不吃这一套,她一脸傲娇:“你看我敢不敢!”

齐光耀的脸现在是一阵青一阵紫,齐思卉的性子他清楚,今天要是真让刘秘书长把她摁回去关起来,明天说不定重生王座的消息能传遍全网。

一个活人能看得住一时,看不住一世啊!

想到这里,齐光耀叹了一口气,朝洛云拱手道:“我这孙儿...唉,倒是让洛王座见笑了。”

旋即他转过头来,没好气的道:“你想跟便跟来吧,只不过今晚的事情,对任何人你都不能说起!”

“嗯嗯!”齐思卉将头点的跟鸡啄米似的,“我保证!今晚的事情,我和谁都不会说的!”

沉默了半晌,齐光耀摇了摇头,带着众人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