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突生变故

作品:《长平悲歌

魏国来使离去,那冒充韩军的为首之人,悄悄松了扣气,对手下吩咐道:“所有人,即刻回往长平城!”

类似的一幕,还发生在魏国,虽然过程惊险曲折,但是结果却是好的。

两波人马在离去的途中,不禁有人纷纷感叹:如此惊天计谋,竟然也有人能想的出来,而且还真敢执行一下,真乃天才也。

两方人马的时间线,几乎是同时进行,而远在齐国的赵括,在受到齐王的一番款待之后,也遇到了两国派往齐国的使节。

齐王本来就已经打算出兵,所以也不用如何伪装,而齐王在知道赵国同样也向韩、魏两国借兵后,虽然心中略有些不快,但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欣然陪同赵括,表现出对赵国强烈的支持,毕竟这样做,也能增加赵国获胜的可能性,确保万无一失。

赵国和秦国离齐国都太远了,不管哪一国获胜,齐国都不用再担心两国。总之,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胜者也只能惨胜了。

但齐王的打算,是建立在此消彼长之上的,问题上,这齐国此后几十年,虽然没有战事惊扰,但却也退步不少,不再具备跟秦赵争雄的任何根基,只能作壁上观了。

等两方人马离开后,赵括也准备离开了。

“赵括小兄弟,你真乃人才,赵国有你这等贤才,想不昌盛都难,他日你若是混不下去了,可以来我齐国,我必将给你重用,发挥你的才能!”经过多日的思考,齐王总算察觉到了自己被赵括摆了一道。

不过,赵括的目的已经达成,他也不好再说出反悔的话,而赵括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他这个齐王,内心对赵括佩服无比。

“我会考虑的,还请齐王尽快出兵,他时我赵国必有厚报。”赵括抱了抱拳,两名亲卫听到齐王想要招揽赵括,心中都有些紧张。

“你回去告诉赵王,两天后我便会出兵。”

“如此,那我就先谢过齐王了。”

赵括和两名亲卫不再逗留,就此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赵括路过一片长满野花的地方,夏天快到了,那些花长的很是娇艳,赵括不禁放慢了速度。

心中惊讶,这两日来他匆忙赶路,没有注意到路边的风景。

今次完成了赵王给他的重任,心情也放松了下来,这才蓦然发现,这齐国竟然有如此风景秀丽之地。

于是赵括对两名亲卫说道:“此次任务我们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听天由命了,我的作用已然不大,况且这几日来我们连夜赶路,多有劳累,我们边休整,边赶路吧。”

“都听赵括大人的。”两名亲卫原本心中对赵括略有不满,不过经过了这十几天的相处,两个人已经对赵括服服帖帖,言听计从,所以,对赵括的安排,他们打心底里服从。

不过说是慢点赶路,三人的行程也并不慢,只是走到半路的时候,三人在一家客栈休息了小半天,又继续上路,以致于他们再次回到邯郸城的时候,也并没有推迟多少时间。

“赵括大人,你觉得若是三国向我们借兵后,我们对战秦国,有没有胜过他们,乃至灭掉秦国的可能性?”因为赶路的速度不快,三人心情都很是不错。

其中一名亲卫想到长平城的战事,不禁问了赵括一句。

他们都知道赵括擅论兵法,近几日因为与赵括接触,所以对他的经历也颇有耳闻,得知赵括从鬼谷学院求学归来,曾与赵奢谈论兵法,并且还赢了马服君赵奢。

这赵奢,那可是名将啊,声名直追廉颇大将军。

当时,赵括这纸上谈兵的事迹,也只是年轻一辈感觉惊叹而已,但也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直到近段时间赵括走入了赵王的视线,这件事才重新又引起了别人的重视。

事实就是如此,当一个人没有取得如何惊人的成就以后,就算这个人做的再好,也会被人认为小打小闹,不过当赵括用事实证明了自己,做出了一番成就,别人再谈论起赵括的时候,总会觉得赵括以前所做过的事情,都预示着什么,表示着什么。

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只有成功者才能让别人理解,若是失败者,就算做的很好,也会被人质疑。

“灭掉秦国?怎么可能,就算我们的兵力高于秦国,也必定不可能灭掉秦国,那秦国有65万兵力,国内的机动能力,起码还有30余万吧。想要把他们的兵力全部消磨殆尽,谈何容易。何况,这最终付出的代价,不是我赵国能承受得起的。”

“就算秦国不能被灭,我们赵国也能让他们割地赔偿了。”那亲卫心中不服,不过觉得赵括说的也有道理,忍不住又说道。

“只要秦国能够及时退兵止损,我赵国也拿他们毫无办法。若这次借兵就此失败,我们赵国就会真的危险了,走吧,我们快到邯郸城了。”

至少目前来看,赵国想灭掉秦国,那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就算要秦国割地赔偿,也难上加难,如火中取栗。

因为,秦国国力昌盛,兵丁的基数、人口、土地和物资在那里摆着。何况,这战事,可是发生在赵国的土地上啊。

如此多的秦国兵丁,就算他们真的退兵,赵国也不可能前去死追着不放。

谁敢去为难他们?谁敢,就去直接攻打秦国,可又有哪个诸候国敢把矛头对准秦国?除非那个诸候国敢冒着被吞并,或被灭国的风险。

赵国,在灭掉燕国之前,也不敢担这风险。可惜的是,赵国现在也没有机会灭掉燕国了。

赵括没有向亲卫详细的解释,不过亲卫也没有多问。跟一个亲卫,过多的探讨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原本赵括打算这件事告一段落,接下来就看自己的父亲赵奢,与廉颇,还有赵王忙碌周旋了。

没想到,他几乎刚刚前往王城,见到了赵王,便突然有齐国的使节来访。

“参见赵王。”

赵王问他:“不知齐国大使来此所谓何事?”

此时他刚刚得到计划成功的消息,整个人意气风发,心情很是愉悦。

“回赵王,齐王命我向你传一手谕帛书,敬请过目……”

那使者递出一道手谕,传到了赵王手中。

赵王打开,原本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随即手也跟着颤抖了起来,那并不是因为他身躯虚弱,而是因为被气的。

“他怎么敢如此儿戏!置我赵国颜面与何地?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他!”赵王的大吼大叫,惊动了一旁的赵括。

“赵王息怒。”那使者见赵王震怒,脑袋顿时缩了缩。

“息怒?你叫我息怒?来人,把这齐国的贼人,给我砍了!”赵王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一双眼珠都快瞪了出来,手上的青筋,也纷纷鼓起。

“赵王,我可是齐国使节,两军交战,都不斩来使,更何况,小的只是一个送信的……”那使者一听,顿时脸都白了,吓的连忙跪在了地上。

这种事情,齐王为什么还要特地派一个人来呢?明知道赵王很可能会发怒,乃至迁怒于使者。

是了,齐王就是要送一条人命,让赵王出出气,自己只是一个牺牲品罢了。

想到这里,这使者心中一片冰凉。